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杂志在线阅读 >> 青年文摘:相知容易相守难

青年文摘:相知容易相守难

时间:2011/6/10 11:13:08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女儿星期了,洗完衣服,帮我收拾好家务,她说去同学家玩会,天黑之前回来。   我招手随便,她就迫不及待出了门。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听着悠扬的歌曲,上传了我去娘家的照片,又续写我昨夜那篇题目为《友谊之树长青...
女儿星期了,洗完衣服,帮我收拾好家务,她说去同学家玩会,天黑之前回来。
  我招手随便,她就迫不及待出了门。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听着悠扬的歌曲,上传了我去娘家的照片,又续写我昨夜那篇题目为《友谊之树长青》的半成品。
  照片侍弄完毕,写了不到一行字,电话叮铃铃响起来。还没等我“喂,谁哪?”
  对方传来一声紧急命令:“桥头接我!”
  莫名其妙!刚想发火,那端的他却嘿嘿一笑,嗔怪我才几天,就忘了他!唉,可悲的我,竟连自己孩子爸爸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可见这个男人在我心中的位置有多差劲!
  “不是说一个星期后回家吗?怎么提前了?”我问。
  “想你了呗!怕你和情人幽会,搞个突然袭击,看能不能破坏你们的好事?”他四十多了,但油嘴滑舌,幽默风趣的本事一点也不减少年。
  “真的假的?”他平时最喜欢恶作剧,我担心这次又是一番戏弄。
  “快动身吧,不然你老公要冻僵了!”他催促道。
  确定他回家是事实,我便不紧不慢找人帮忙。
  约莫二十分钟。人未进门,就听见他高着嗓门和邻居打招呼。我心里暗自道一声“苦!”便起身为他准备茶杯和水。这么多年,我太明了他了,他耐不住寂寞想我了,也是由于太过于爱我,所以再远再难也会归心似箭。
  女儿每对我说她父亲和某个女人柔情缠绵的聊天记录时,我会满怀自信说她多心了!她见我毫不在乎,又提起她父亲几次诡秘的行踪,我解释他父亲其实是过过口福,偶尔善意地欺骗人家女人也未尝不可,但要说对任何人动真情,永远不会。另外补加一句,我信任,了解他。
  女儿说我等着吧!再若这样麻痹大意下去,她父亲迟早会落入别的女人的怀抱!
  这次打工的地点是远在千里之外的成都。走之前,女儿不免忧心忡忡说距离更会分开,隔生我们的感情。我笑着说,本就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谈何而来的生疏呢?她说她知道我的心思,我巴不得她爸爸走的越远越好,我好过几天属于自己的日子。
  我默认了她的说辞。是的,她父亲的离去恰好能让我安然地回忆往昔,更能让我梳理一份份零乱的情感。可他每次没走几天,就被我勾去了魂魄,这点众所周知。我本该喜出望外,本该感到莫大的欣慰与幸福。
  而我却皱紧眉头。犹如女儿说的,他的依恋不仅破坏了我的心情,也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我曾想过努力回报,只是嘴巴实践行动却付诸不了。女儿说我总是教育她要学会感动,相反,她老子的真心何时感动过我?
  
  “旦旦……咪咪……”他一会叫着女儿的小名,一会又叫着他的猫咪,脚步声也由远而近。
  “你在啊?那怎么不吭声,孩子呢?”他扫视了一下房间,发现我和猫咪无恙,却少了他的宝贝女儿,不由失落地盘问。
  “随后就到。你先洗把脸。”我指了指电壶,示意水是开的。
  “没良心!也不说想我,瞧我给你拿回什么了?”他一边将行李包搁置沙发,一边从衣兜掏出一沓人民币:“这是我的工资,千万要收好。你不是说相机是欠债的吗?尽快还给人家,心也就轻松了!”
  “爸爸,怎么才回家啊?”女儿尾随他身后,出其不意的埋怨起来。
  “你班主任马上就来,包里有吃食,你否则给你妈取。爸爸先去买盒烟。”他说着便迈出了门槛。
  “妈妈,爸爸的收件箱有女人的暧昧信息。”女儿的高兴一瞬间转变成苦恼。
  “你替他回复,说安全到家了!”我笑着吩咐。
  “我才不理睬呢!这是助纣为虐!”她气呼呼地顶撞。
  “我就不明白,我爸爸的女人怎么那么多?他都过了浪漫的年龄,却还沾花惹草,说什么我爱你,我想你之类的甜言蜜语?那些女人也真是无聊,她们不守老公孩子,就只热衷于这样幼稚的游戏吗?”
  “不能一味指责别人,诱惑只能拒绝,而却逃避不了。无论怎么,你爸爸都没有抛弃过我的念头。他没有删除聊天记录和所有信息就是对我最忠心的证明。是你的眼睛看不透彻,是你站的角度不同罢了。自始至终,你爸爸爱的是我一个人,我也是他这一生最爱的人,难道现在你还看不出来啊!”
  “既然他心里有你,为何不对你一心一意?”女儿自然有她的想法。
  “人的本性是一个方面,我的不回头也是另一个缘由。总之,相信他全心爱我,相信他爱咱们这个家。”我们婚姻的点滴从不隐瞒孩子。但她涉世浅,个中理由,我无法一一给她道明。
  “别对哥期望过高,哥只是个传说;别寄予希望于哥,哥只是寂寞。”女儿扔下手机,沮丧地说这就是她回复的话语!
  “谁只是寂寞?”他的头探进来,大概是听到了我们的片面谈话。
  “我妈寂寞。她的情人刚才打电话来,说要带她远走高飞,厮守终生。”女儿赌气地说。
  “你妈寂寞?你妈有情人?我的乖乖,你妈前些年哭的死去活来,今天说她爱这个,明天说她爱那个,哈哈,她把人家当英雄不说,且以为倾心倾情地付出,就能换得别人的厚爱。到中途,人家逃之夭夭撂下她了,她却拖着病体谩骂人家个个是狗熊!这会情人要带她远走高飞?还想厮守终生?可能吗?鬼信!你妈脑子想什么我不晓得?你问她继续做梦还是清醒着给我装糊涂?”
  他经常讽刺挖苦,嘲笑我,司空见惯了,倒也不觉得多么尴尬,难堪。毕竟是年少的冲动,青春的错。
  “你别这么振振有词,咄咄逼人,我妈是喜欢做梦,不假。可你呢,既不是我妈的白马王子,也堪称不了我妈的英雄。我妈就算没有情人,也不会对你抱有丝毫的幻想。”孩子一直是我们的朋友,也一直站在正义的上方。她说话的口气由爸爸到父亲,再由父亲到老子,呵呵,必要时,尊敬的称呼“您”字都下降到了“你”字。
  我从不见怪。他更是不计较。因为我们的女儿一向是非分明,思路清晰,所以我们才如此的娇宠。
  “你老师来啦,打住吧!”他扭头瞥见明亮的玻璃窗晃动着一个人影,忙挥手女儿整理他的摊场。
  他们举杯开始品茶了,中间又陆续来了他的几个朋友,气愤逐渐进入高潮。


作者:青年文摘 来源:青年文摘 www.hdz8.cn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