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哲理文章 >> 经典文章 >> 痴心的委托

痴心的委托

时间:2008/7/4 20:35:05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我敲开了郑富新的门,他冷冷地瞟了我一眼说:“哦,赵律师啊,请进。”   我坐定后呷了一口郑富新递过来的一杯茶。   “郑先生,郑太太应该不在吧?”   “她出去了,是我叫的,她也不知道你会来。”郑富新顿了顿继续说,“赵律师,你约我是想谈有关我和迟心的财产事宜,那你就直说吧,我跟她之间,还有什么没有了...
我敲开了郑富新的门,他冷冷地瞟了我一眼说:“哦,赵律师啊,请进。”
  我坐定后呷了一口郑富新递过来的一杯茶。
  “郑先生,郑太太应该不在吧?”
  “她出去了,是我叫的,她也不知道你会来。”郑富新顿了顿继续说,“赵律师,你约我是想谈有关我和迟心的财产事宜,那你就直说吧,我跟她之间,还有什么没有了结的财产纠葛。”
  “哦,郑先生先别着急。迟心小姐托我告诉您,她跟您一年前分手后,一直是独居。虽然您现在结了婚,但她还是一直很惦挂您。”
  “什么?惦挂我?笑话!我都结婚几个月,她还想惦挂啥?哼!我早就看透,当年,她不过是看中我有个姐姐在香港,迟早我会申请过去。不错,我是和她同居了两年多,她流产了三次,可每次都是她答应了我做人流的,我又没强迫她,医药费、营养费我一分钱都没少给。”
  “郑先生,您别忘了,迟心小姐的健康状况向来不佳,而且还有心脏方面的毛病。你叫她做了三次人流,很容易导致习惯性流产,一辈子没得生不说,还会有生命危险……”
  “行了!行了!”郑富新不耐烦地打断我的话,“我懂你的意思,但我也不想让她怀孕。我们每次都有预防措施,可她偏偏就怀上了。那个时候经济条件还不成熟,结婚生子绝对是个大包袱,会影响我的事业,不然的话我们怎么会选择同居呢?赵律师,你别当我不懂法,未婚先同居本来就不受法律保护。我承担了她所有的费用,她还想怎么样?哼,是她自己一头钻进来,居然厚着脸皮说她爱我、非我不嫁,我就没见过这么不懂矜持的女人。说句良心话,迟心这个小妞别人不了解,难道我还看不穿?她当年不也是图个刺激跟我睡觉吗?你以为搞那玩意儿就只是咱们男人过瘾啊?把什么帐都算到男人的头上?她自己难道就不用负点责任吗?嘿嘿!亏她当初还说过无怨无悔,怎么?现在看我过上好日子,心里不痛快是不是?!还想和我谈财产---哎!赵律师,你兜这么大个圈子,是不是想让我再赔偿什么精神损失费?”
  “郑先生先别激动。我这次来,是迟心小姐委托我带给您一份遗书复印件。”
  “遗书?!……”
  “是的。三天前,迟心小姐因心脏病突发去世。她上个月就立下遗嘱,委托我在她死后探访郑富新先生,如果郑先生能为迟心小姐说出一句歉意的话,那么,您将得到10万美金的遗产;否则,将捐5万给市福利院,5万给希望工程。郑富新先生,非常抱歉,这笔钱只能由我们律师事务所代捐出去。”
  “你、你说什么?!10万美金?!不、不可能!她在福利院长大,没有父母和兄弟姐妹,干了几年的打字员,她哪来的这么多钱?”
  “她其实还有个叔叔,在美国一直未婚,大半年前也是因心脏病突发死亡,留下这笔钱。”
  “这!难道、我、她、怎么会这样……”郑富新有点语无伦次。
  “迟心小姐赴美办理完叔叔的身后事,回国马上做了体检,发现自己的心脏毛病跟叔叔一样,是先天性的。有了这个病,居然做了三次人流都没出事,想起来都很后怕。她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知道迟早也会像叔叔那样不知什么时候说‘走’就‘走’,所以就委托我们律师事务所写了遗书。”
  郑富新的脸一阵红、一阵青,双眼盯着我,露出了想吃人般的凶光。良久,才咬着牙说:“我会打官司要回这笔钱的。”
  “当然可以,这是您的权利。”
  郑富新双手揉了揉太阳穴,定了定神,忽然露出一种古怪的笑,“哼哼!赵律师呀赵律师,我现在有点明白:刚才你和我谈的这番话,似乎故意把我往坏处绕,想误导我,存心让我得不到这笔钱,对不对?!这是你们做律师的拿手好戏,对不对?!”
  “您千万千万别误会。”我笑了笑说,“我绝没有这种意思,刚才我说的那番话完全照迟心小姐吩咐的去说。虽然我们律师在法庭上必须想尽办法为自己的当事人辩护和争取权益,可这一次,我的角色只不过是个中间人而已,这笔财产归给谁对我们律师事务所毫无影响,我们只收服务费而已。” 
  说完我拿出一份登记表和一支宝珠笔递给郑富新说:“郑先生,麻烦您在我们的外勤登记表上签个名,证明我来过您家拜访。”
  郑富新接过来狐疑地瞅了瞅。
  “哦,没别的,这只是我们单位的规定,出外访客请对方签名,不然上头还不让报销路费呢。”
  郑富新仔细看了一遍登记表,想了一下觉得没什么问题,就接过宝珠笔在外勤登记表上签了名。
  “谢谢!我的任务完成了,该告辞了。”
  “不送了。”
  我起身开门,关了藏在腰间的录音机说:“郑先生,差点忘了告诉您,迟心小姐让我最后转达,她知道自己活不长,所以跟您分手一年后,她还是挺挂念您这位曾经给过她快乐的老朋友。但假如这次委托我拜访您的结果是把财产捐献给公益事业的话,那么这份遗书的复印件就可以当作她送给您的最后一份纪念品。哦!对了,这宗官司我劝您不打也罢,我将刚才的对话全录下了,当然,这也是迟心小姐吩咐的。我的话说完了,再见!”
  我走出大街,上了律师事务所的一辆面包车叫司机小王马上开走。我从倒后镜看着身材魁梧的郑富新追出来挥拳大骂的凶相越变越小,心里痛快极了。


作者:好读者 来源:好读者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