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哲理文章 >> 读者投稿 >> 那一点轻梦

那一点轻梦

时间:2015/12/22 9:33:58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我躲在屋里,抬眸落看屋外的景儿。住在这个小区里快一年多了,老远的聆听脚步声就能知道这些小学生们又陆陆续续地放学了,他们排着队,高高兴兴的向家里前行。虽然一个个都背着沉重的书包,但稚气未脱的脸上难掩兴奋之情。可能是他们家里的爸爸妈妈今晚又给他们做了什么好吃的,可能是今天在课堂上,他们的算术或语文又答了...
  我躲在屋里,抬眸落看屋外的景儿。

  住在这个小区里快一年多了,老远的聆听脚步声就能知道这些小学生们又陆陆续续地放学了,他们排着队,高高兴兴的向家里前行。虽然一个个都背着沉重的书包,但稚气未脱的脸上难掩兴奋之情。

  可能是他们家里的爸爸妈妈今晚又给他们做了什么好吃的,可能是今天在课堂上,他们的算术或语文又答了满分,也可能是他们写完作业又可以霸占一会儿遥控器看一会儿喜爱的动画片了……这些孩子无非就是为了这些简简单单却又日日重复的事情高兴罢了……所以孩子们的世界永远都是纯粹美好却又多姿多彩的,就算在睡梦里,他们也多是想着要快快乐乐地长大,就算偶有伤心和烦恼,也是乐多苦少忘得快。成人就算想回,却都回不去了……

  站得久了,才发觉窗边时刻冒着一股寒风的温度,惹得我手臂上的寒毛不知纷纷在向谁敬礼。

  也对,寒风无影,必多是惬意。也不知道是窗子恋上了寒风的深情,还是它抵挡不住寒风无影的凉薄,让寒风钻了自己的空子,得以与室里融合。所以啊,有时女人如窗,明知道会受伤,明知道不可以,但爱情来临的时候,却自我安慰欺骗式的一股脑就什么都不顾了……

  冬日里的白昼太短,还没决定做好几件事,就不知何时却已尽了黄昏。黄昏亦不过瘾,它还没来得及舒展身后的裙?,就早已被一边饥饿如虎的黑汉莽莽撞撞的扑倒。

  墨染星空云蔽月,家家灯火逐一明。别家吃食我小憩,半睡半醒织轻梦。

  可惜了那一点轻梦,非要吞噬了我内心深处的宁静,引领着我的思绪掀开了我心底的青苔。

  往事浮风,它擦不掉,也抹不掉,却总是变着方式出现在你的思绪里、梦境里,从不顾心声问君,只为旧忆叨扰君颜。

  一转眼,已逝多年,那里变成了什么模样我不清楚,也不想清楚。我只知道我已从当年的懵懂少年,变成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封俏寡。游走于另一个有点陌生的城市,过惯了与影子成行的生活。变得不想再融化,不想再破冰而出,如同这冬季里的一碗水,挥袖泼去,久也成冰。

  但偶有子夜入睡的时候,总感觉生活的冥冥之中,思绪的墙角上溅起了一堆堆泥泞的花朵,却又缺少了些许什么……

  前日看了现代舞舞蹈大师金星的回忆录,感触良多。记得她的恩师曾经对她的评价:“金星是没有性别的。”金星那时候听了这句话变得很欢喜,因为终于有一个人看透了自己。

  我在高中时,同班的一位女同学开玩笑时也对我说过:“你有着一个男性的躯体却长了一个优于女人般的心。”我记得那时也像甄嬛传里的华妃娘娘一般,对着她翻了一个鱼眼大的白眼儿,没成想,当初不以为然的玩笑话语应验在了现实的此情此景。

  我也爱跳舞,我亦是一个舞者,更是一位舞蹈教师。我想在我精神的世界里,我如同金星一样亦是没有性别的,只是比不得人家那个变性的勇气罢了。要是用化学术语来讲———我这样的最多就叫里外酸碱中和。

  梦里有时情真切,梦醒时分多惆怅。我入睡时不会像隔壁的大叔那样一直磨牙打鼾,我睡眠很浅,甚至像一只猫儿一样,能够听到楼下走动的声音,以及自来水管道哗哗流水的声音。

  我做的梦,都是轻梦,都是在那似睡非睡与似醒非醒之间的轻梦。我是那种梦到什么就突然睁开眼,然后又立刻闭上眼继续沉浸在这段梦里,甚至继续编织这段轻梦的主儿。这样的睡法身体虽然睡得还算踏实,但内心却是极疲倦的。说到底,其实只是内心深处缺乏一种安全感,第六感又比常人强一些罢了。

  就像现在这般,我码着我的字,隔壁的大叔继续磨着他的牙打鼾,对面的小两口男的也打着酣,女的不时梦里叹着轻气,房东姐那边睡眠也比较浅,加之洗浴室在她卧室的旁边,别人总是出入来出入去的,所以她多少可能也是睡不踏实的。哦,对了,之前还有里屋那个夜夜把麦,上YY当主播的小子最近不住了,可能是不再租住了吧?那小伙子能唱能说,每夜要是听不到他声如撕肺的歌喉,我还真有些睡不踏实呢!说到底,谁的人生,谁的日子都不太好过,从孩提时的乐多苦少,慢慢的变成了成人的苦多乐少。能幸福安稳入梦到一觉天明的,不是小孩子就是那些没心没肺的主儿。我睡的比较晚,却也比较看得开,所以也就做做那一点轻梦了。

  人家都说日上三竿还不起床,做什么黄粱美梦呢?我这里已是夜上三竿了,却毫无一丝睡意。罢了,钟表还在那里滴答的旋转,时间从不会因为某一个人而停下指针的脚步去守候你。

  凌晨四点的时候小区的院子里会开进一辆垃圾车收拾垃圾,铁锹哗哗装垃圾的时刻,也是我正编织那一点轻梦的时刻。

  梦字么,就是林子里的卧阳,它透露着几缕潜意识的光,引导着由思绪结成的长线,传递着零零散散的轻梦。

  那么我的这一点轻梦,又会是多少生活在都市里的人们,那一点人性的折射?

  朴朴老师/笔名莫待西楼

  2015.12.22日笔。


作者:莫待西楼 录入:莫待西楼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