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英语文章 >> Goodbye my lover

Goodbye my lover

时间:2014/1/24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我趴在他的胸口上,靠他心脏最近的地方,正如第一次见面一样。 “哥,这个小东西真奇怪。”他僵硬地抱着我,我听见他咚咚咚,有力的心跳声。我爸爸笑着看着他,“你也是当叔的人了。”“哥,哥,你看我,看我。”风吹动着我手上的柳枝条,他头枕着手臂眯着眼。我从来都不喜欢叫叔,叔这个音,显然对我来说还比较难发。夏天...

   我趴在他的胸口上,靠他心脏最近的地方,正如第一次见面一样。

   “哥,这个小东西真奇怪。”他僵硬地抱着我,我听见他咚咚咚,有力的心跳声。我爸爸笑着看着他,“你也是当叔的人了。”

“哥,哥,你看我,看我。”风吹动着我手上的柳枝条,他头枕着手臂眯着眼。我从来都不喜欢叫叔,叔这个音,显然对我来说还比较难发。夏天,弄堂里,他铺个草席就睡在地上,却让我睡在他的身上,趴在他的胸口上,咚咚咚。醒来的时候,口水流了他半边衣服。那年我两岁,他十四岁。走路磕磕绊绊,但我还是喜欢追着他跑,把一个腿的膝盖都摔得满是血,奶奶拿着笤帚打他,他唯独那次没跑。奶奶打完他后,又一个人坐到床边,拿出一张照片抹眼泪。后来我才知道,那照片上是我爸妈,奶奶说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

“哥,哥,你别走,你别走好不好,我以后保证乖乖的。”我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了,他却拽了拽奶奶刚给他做的新衣服,说:“叔是出去给你挣大钱了,买好多好吃的给你。”不管我怎么哭,怎么闹,他还是走了。那年他才十六。

“妞,你叔快回来了!快到村口接接。”奶奶话还没说完,我已经跑出去了,四年了,他一下出去了四年,我都快记不得还有这个叔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咚咚咚,是我的心跳么?

那是他么?那么高,那样崭新的皮夹克和灯芯绒的裤子,他也满脸狐疑地看着我,终于向我挥了挥手,“都这么高啦,给叔抱抱,多沉了?”我不好意思得被他举着。走回家这会功夫,我又跟他熟络了,扯着他的衣角问东问西。那年他二十,是回来准备结婚的。我不高兴,即使他给我买了那么多的好吃的、新衣服。

我跟爷爷奶奶站在河边,等着婚船过来,一直踢着脚边的石头,奶奶看见了,拧我一下:“你这丫头怎么回事,今天多高兴的事。”一会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锣鼓声,船拐进来了,我远远地就看见他站在船头,满脸的笑容,新娘羞答答的勾着他的胳膊。这时我也笑了。

转眼间,我上大学了,一年才过年的时候回家一次。三十出头的他显得那么稳重帅气。

吃完午饭,我们习惯坐在屋前聊天,“谈男朋友了没有?”“啊,没有啊,没人看得上我。”“怎么会,我们家妞这么漂亮,学习这么好。那次我去你学校看你的时候,不是看见你跟一个男生在图书馆里自习的么?”“啊,那个是同学啊。”“哦,其实我要是不是你叔就好了。”“什么?”“没什么。”其实我听见了,心里比吃了蜜还甜。此时耳边响起了熟悉的闹钟声,我突然睁开眼睛,原来只是梦,他会说那样的话。

现实中,他很爱他的妻子,很爱很爱,以至于快忘记我的存在。他不会再带着我在春天的时候穿过油菜花地,不会带着我到河边打水漂,不会带着我到田里抓野鸡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拒绝那么多人,我也不知道我是在等谁。在农村,老处女是个贬义词,还好我选择做村里小学的老师,这样他们至少还会记得我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不会认为我是一个疯女人。

他真的很爱他的女人,以至于女人难产死后两年,他也疾病缠身,谁能想象一个曾经可以一口气挑两百斤粮食的人会瘦成那样。

我趴在他的胸前,再也没有了咚咚咚。


作者:钱大牙 录入:钱大牙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