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东亚神话

东亚神话

时间:2016/10/21 22:55:30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东亚神话》鸿蒙聚宝天地分,玄黄聚气万物存。混沌初开古盘舞,伊始太古女娲神。千罗万象星辰汇,四相五行是乾坤。苍穹本是浮尘物,天道幽冥道法存。千年始出帝俊祖,洪荒东皇第一人。从前有座山,山上有间茅草屋,屋里有一个老头儿和三只小狐狸。一天,小狐狸们缠着老头儿说故事,老头儿笑了笑: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东皇...

  《东亚神话》

  鸿蒙聚宝天地分, 玄黄聚气万物存。

  混沌初开古盘舞, 伊始太古女娲神。

  千罗万象星辰汇, 四相五行是乾坤。

  苍穹本是浮尘物, 天道幽冥道法存。

  千年始出帝俊祖, 洪荒东皇第一人。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间茅草屋,屋里有一个老头儿和三只小狐狸。一天,小狐狸们缠着老头儿说故事,老头儿笑了笑: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东皇天……

  一、九尾之说

  那时终南山无雪,四季长春,潭面如鉴旋开洞空天地山川,珍禽猛兽常择栖于此。 终南山颠有片与世隔绝的乐土——东皇天。东皇天主乃是一只上古传承盘古精气的灵狐,其名——九尾。 传说九尾其尾有九便不老不死,与天地同寿,法力无边;其尾有六不老,其尾有三不衰……

  有人说:九尾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有人说:九尾心肠毒辣,贪婪狡猾。

  有人说:九尾野心很大,想要天地称霸。

  二、 乌鸦

  他遇见她时,她正被一只大鹏鸟追逐,金辉色的羽毛流淌着金色的血液,昏昏沉沉,一头撞上了他布置的结界之上,他伸手接住了她。 她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处在一座朱阁碧落的大殿之中,四周格外安详。 他怀中抱着一只雪白的狐狸,眼睛与她的眸子相对。

  她问:这是哪里?

  他说:东皇天。

  她身子微微一颤:这里是不是有个叫九尾的坏蛋?

  “九尾?”这个熟悉的名字在他耳边想起,他的目光有些深邃的望向远方。

  “九尾死了!这里没有叫九尾的坏蛋,只是我叫坏蛋。” 说完他又抚了抚怀中的白狐“还有一个傻蛋。”小狐狸不满的蹭了蹭他。

  “哦,”她是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还有,我叫乌鸦。”

  三、琴与音

  东皇天内的曼陀罗妖艳地开着,一阵风吹过变荡起花海,虫兽在其中游戏着。都说曼陀罗是世间最痴情的花,最迷人的药…

  乌鸦望着朱阁碧落的林亭下那袭白影,眼神不觉有些涣散。 坏蛋盘膝而坐,素手轻拨着手中的九弦琴,一曲妙音而出。 时而琴色铮铮然,如旷世强者傲然长啸;时而音律缓和,如畅游天地怡然自得;时而又是填然鼓声,如天地混战兵戈相见;时而又是低靡唉转,如失意哎声长叹… 一曲尾尽,天地还恍若沉醉在其中。

  乌鸦想: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又有怎样的故事呢?

  坏蛋终于抬头看了看乌鸦:你懂?

  乌鸦先是点了点头,总还是又摇了摇头。

  乌鸦,你能为我伴唱一曲么?

  未待乌鸦答复,坏蛋便拨弄起了手中的琴。 又是一曲回肠,乌鸦不禁喝而歌:檀香花谢一曲幽,清林翠竹小桥流。朱阁碧落青池鸟,雅殿秋锁戏鱼游。画楼亭畔最知音,陨落香尘美花屏。谁言黄泉汤下一杯绝?一杯绝饮难断情。

  曲尽歌罢。 坏蛋望着乌鸦沾湿的双眼,有些感伤道,乌鸦,你的歌是我听过最美好的,多希望永远听着呀!

  四、那传说

  东皇天是没有甲子的,那幽冥一晃也不知过了多少载春秋,只知道这小世界的曼陀罗从未凋谢。乌鸦的伤早也已经康复,她却从未想过离开东皇天这片安逸的世界。 但东皇天始终太安逸了,缺少人世间的那种生气。耐不住乌鸦的磨缠,那是坏蛋第一次带她下山。

  乌鸦在欢喜之余不知不觉抓紧了坏蛋的手,坏蛋也是诧异,他很久没有感觉到这种温度了。

  那年黄河之中水灵为祸,黄河决堤,亿万生灵毁去,黄河百姓流离失所,天地间唉泣。 两人初始的那种愉悦心情在哀鴻声里荡然无存。 乌鸦哀求着眼神望着坏蛋,祈求坏蛋帮助他们。

  坏蛋无奈,让一个坏蛋做好事?是呀,他以前也许经常做的,但后来…也就漠然了。

  受不了乌鸦那双眸的泪, 他出手了。

  他从袖间掷出一根绣花针似的东西投入黄河,那东西瞬间变为擎天般的大柱镇住了黄河之水泛滥 。一条赤龙腾水而起 ,他与赤龙大战三天三夜,云里雾里,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最终他把赤龙镇在擎天柱下。

  他没有理会人世那种崇拜感激之情,带着乌鸦亦然离开,他最后只听见有人在身后跪着道:吾大禹带天下黎民谢壮士…

  五、焚

  坏蛋回到东皇天后就开始闭关,而这一闭就不知过了多少年。 东皇天的曼陀罗终究还是难逃岁月的洗礼而凋谢,这片乐土还是那么安逸,只是好像从来没有过的秋天已经到来。

  乌鸦抱着傻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待着坏蛋的回归,未曾厌倦。

  直到那日,傻蛋猛地窜出乌鸦的怀抱,像一道白弧落入那人的怀抱。他出关了,只是不知为何原本的青丝染雪,岁月像突然偷走了他不少时光。

  乌鸦望着他苍老的模样不禁扑入他的怀里,他把傻蛋扔在一边,紧紧地拥着她,惹得傻蛋嗷嗷不满。

  然而只是一瞬,便把她猛地推开:乌鸦,你该走了,回到原来的地方吧。

  乌鸦茫然的望着他一脸的决绝,不知年的等待换回的只是离开?

  她的眸子由茫然而恍惚,最终是愤怒,双眸金黄,蹦浅着火焰,就像——太阳!

  她转身离去,一滴泪落,枯黄的曼陀罗开始燃烧,泪水伴着离去的脚步而下,一点点灼噬这片世界,疯狂的火焰焚烧着满地的荑草。燃烧,燃烧…最后只剩下满地苍荑。

  他怀抱着傻蛋,一脸漠然,只是空洞地望着远方的苍茫。多少年的安逸了,最终还是难逃那个劫,他的思绪洞穿了时空。 那是多久以前?也许是茫茫天地伊始,而他叫九尾!

  六、罗侯祭日

  天地始出,他本是终南山上的一只弭狐,因偶得盘古精气修炼成神,法力无边,与天地同寿。其尾有九,不老不死,其尾有六,不死,其尾有三,不衰。被举为当世强者,名——九尾!

  那时天地四族,人族,神族,巫族与妖族,而九尾的崛起成就了他妖族族长的地位,妖族因他而强盛。九尾行走与天地,广布恩泽 。

  那日太阳没有西逝,极东大地的苍茫之上被血煞所笼,天地哀嚎。

  九尾凝重地望着东方,迈出了坚定的一步。

  他在泾渭河畔遇见一个小山体型的大汉,一口饮干泾渭之水,大汉对着太阳消逝的地方仰天痛涕:吾夸父有负人皇所托。便力竭而死。

  极东瀛洲大地,已是生灵涂炭,大地焚焦,万物焚灭。 在那红煞的祭坛之上,四方天柱困缚四只神族兽人:神龙,凤凰,玄武与白虎。

  祭坛之上的男子望着渐渐走近的九尾,露出嗜血的笑容。那是九尾生平遇到最强的对手,强到九尾不得不使出本命九尾,终将男子斩首,然而,在男子的箭下付出一尾的代价。

  男子临终痛咒:吾,以神巫族族长之名诅咒你,今日罗侯祭日之耻,你,定将以九尾之伤来还!

  七、无极

  四兽除了神龙与凤凰奄奄一息,其他两兽早已血干而死,九尾悯生,舍两尾救了他们。

  神龙名为帝俊,神族少族长,凤凰名为夙仪。三人从此义结金兰,共同闯荡与天地,神族与妖族也世代为盟。

  传说,这苍穹之上有座无极神殿,神殿可预知未来,神殿现世之时,天地将会抉择出一位天地皇者,与一位盖世杀神。

  那日,一座琉璃的紫金大殿悬浮于幽冥之上,天地间雷声作作,三人一同走进了神殿。

  九尾在虚拟的幻境中看到帝俊用一把名为陨神的剑刺进自己的胸膛…

  三日走出神殿,缄默着各自离去。

  巫族新任族长奢比尸誓要报上任族长罗侯之仇,那是一个属于巫的时代,而九尾承受了一个时代的报复。

  在九尾与奢比尸大战转身之际,帝俊用一把名为陨神的剑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九尾笑了:帝俊,我想证明无极只是个传说,既然天地认你为主,那就让我作那个盖世杀神吧!

  那日天地一片殷红,九尾在临终那一刻屠尽巫族最后一位名为蚩尤的巫神。

  他安详地闭上眼,只记得一面名为轩辕的旗帜在天地飘荡,而他也散了。

  八、扶桑树上的金乌

  九尾死了,但九尾怎么可能会死。乌鸦也许永远不会知道,当年追逐它的那只大鹏鸟,乃是南海守护神鲲鹏明王,那黄河中的赤龙也是上古神兽应龙,九尾在那场大战中折损一尾,而这东皇天也是九尾用一尾所化的结界。

  坏蛋凝望着极远东放太阳迟迟不肯升起,眉头越来越紧。

  他轻拂着怀中傻蛋:傻蛋,你陪了我那么多年,也快化形了,我就要走了,这次不能再带着你了,记住,天地之间,万恶唯心! 乌鸦,你是我永远也逃不过的一个劫!

  东瀛扶桑大地,又是一场浩劫,扶桑树上的九只金乌被一只巨大的金笼所罩,十只金乌鸟愤愤地嚎鸣。

  坏蛋出现了,他看到初遇时乌鸦的样子,十分狼狈,乌鸦望着他,泪不能自己:你为什么要来?

  他笑了:我是来应劫的,一个躲不开的劫。

  一个骑着八头蛇的老妪出现了,她指着九尾:你是什么人,敢来我天照的地方撒野!

  他没有理会那丑陋的老妪,只是深情的望着乌鸦。

  天照愤怒的向九尾扑来,九尾使出了仅有的本命三尾,天照畏惧:你…是九尾!  天照和八岐合力尽管很强大,但还是狼狈的逃了。

  九尾打碎笼子,乌鸦扑进九尾的怀里。 你是帝俊的女儿 ?九尾脸色越发苍白。

  乌鸦梗咽:母亲在神殿中看到你会杀了父亲,你会屠了整个神族,对不起,对不起…

  九尾消散了,只有乌鸦手中还拿着一把留着鲜血的刀…

  天照并没有离开,她愤怒的砍去了扶桑树,十只金乌争相向东方大陆飞去。

  九、射日之说

  十只没有扶桑树停栖的金乌争相向远在东方的神州大地飞去,神州大地如同火焚,亿万生灵毁去。

  相传罗侯死去之后,帝俊将其臂打造成了一把神弓,罗侯弓现世之日,就是罗侯再次祭日之时。

  那日,据说黑山城一个名为后羿的英雄挽起神弓,一口气射下九只金乌。 没有人看到当第九只箭射向金乌时,一道白弧与金乌一同跌入东海。

  九尾终究没死,他为乌鸦挡住了第九只箭,那箭射穿了他的胸膛。

  乌鸦醒来,她金色的羽毛早已不复,全身黑焦,她没有在意这些,她大声呼唤九尾回来,她开始哭泣,哭呀,哭呀,哭了不知道多久,哭得沙哑了嗓子,哭得困了,睡了…

  她再次醒来,九尾早已消散在了世间,她再次地哭泣……

  帝俊笑了,笑着笑着不知怎么就哭了,他只知道那日无极神殿现世,他在幻境中看到九尾夺走了他的爱人,屠尽了神族。他怕了,他不敢拿神族作为赌注。他用了一场雪,一场一下千年的雪,来掩盖这个故事,后来终南山有雪了。

  十,乌鸦和狐狸的寓言

  终南山的雪还在下着,枯藤之上停栖着一只晚归的乌鸦,它嘴里衔着一块肉。

  一只昏昏碌碌的狐狸走了过来,看到乌鸦嘴里的肉,眼睛轱辘一转:乌鸦,你的羽毛是多么的漂亮。

  乌鸦望着那狡猾的狐狸,眼睛湿润了。

  狐狸接着说:乌鸦,你不知道你的歌声是多么动听,我多么想听你的歌呀。

  乌鸦张口了:哇——哇——

  狐狸叼起地上的肉就跑了。

  乌鸦望着狐狸的背影沙哑地歌唱着:哇——哇——

  ——九尾,你说过你喜欢听我唱歌,你说过的!你希望一辈子听着的,你忘了么?

  十一、尾声

  老头儿的故事说完了,泪水去湿了他的眼眶,发呆似的望着那山外皑皑的白雪。

  一只小狐狸问道:爷爷,感情真的那么伤人么?

  老头儿没有说话,另一只小狐狸反驳道:爷爷肯定是骗人的。姐姐,我对你说,在那朝歌城里有个叫纣王的男人…

  老头的耳边至今还尤记得那句:天地之间,万恶唯心!

  入夜,那远处稀疏的树影中,有人在低唱,又像是在诉说,述说那古老的东亚,有这么一个传说。



作者:qzuser6094363049 录入:qzuser6094363049 来源:原创
  • 上一篇:老巴精
  • 下一篇:已死之人 THE DEAD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