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日志 >> 伤感日志 >> 沧桑

沧桑

时间:2016/12/31 19:08:01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沧桑    ——花开花落,世态炎凉,半生流离,光辉光耀花事倒是昙花一现;梦里梦外,人情淡漠,东风催泪,展转千年不外白云苍狗。    青石板的高空还残留着纤细的潮湿,好像是昨夜才下了一场小雨,润润的,空气中那淡淡的檀木香越发显得刺鼻,就像是三百年前朱由榔心底的痛苦悲伤那般真切。    驻足在三百年的流...
沧桑
  

  ——花开花落,世态炎凉,半生流离,光辉光耀花事倒是昙花一现;梦里梦外,人情淡漠,东风催泪,展转千年不外白云苍狗。
  
  青石板的高空还残留着纤细的潮湿,好像是昨夜才下了一场小雨,润润的,空气中那淡淡的檀木香越发显得刺鼻,就像是三百年前朱由榔心底的痛苦悲伤那般真切。
  
  驻足在三百年的流风里,好像是住在他的梦里。这看似不起眼,不为众人皆知的烟小城,倒是他三十九年脆弱人生中最为光辉的四年,也是永历政权流离转徙十六年中最为繁荣的四年。恰是这四年,也把朱由榔完全逼上了客死他乡的不归之路,一起经行处,白云苍狗,这一幕幕的光辉光耀花事,毕竟不外是一纸空文,毕竟只是昙花一现。
  
  洁白的月光,从高高的夜高空洒满了庭院深深,柔柔地流了一地,整个寂静的院子就像镀上一层银霜。月光覆盖下,高高的城墙像是刚粉刷过的崭新。只是,一城的悲凉终是无法掩饰。
  
  如果说人的平生从不曾经受一丁点挫折,那固然不是真的。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常八九,平头百姓尚有烦恼,何况是帝王,对付犹豫不决的桂四爷更是正常不外了。
  
  在那兵慌马乱的年月,出生在帝王世家,与那白头童生相比,朱由榔已经是万幸的了,在他人眼底,无疑是爱慕与嫉妒。
  
  可运气竟是这般爱捉弄人,偏要他平生流离颠沛。也正是如此,对付运气而言,他倒是不幸的,那凭空飞来的担子,重重的压在他身上,直到死,都从未卸下。
  
  一个繁荣兴旺名声煊赫贯串古今的家属;一个苟延残喘在韶光夹缝里生计的王国;一个犹豫不决却能决议百姓运气的君王;一个深明大义在对错涧彷徨不定的儿子;一个真情毕露却任妻妾衣锦还乡的外子;一个慈眉善目在生死存亡间无法的父亲。多重身份集一身,忍无可忍却照样躲不外沦为囚徒的运气。
  
  谛视着坐落于正殿之上的朱由榔蜡像,我看到的照样三百年前的无穷忧愁,无尽忧伤。
  
  他的眼神,老是隐约透着江南书生的气味。大概宿世,他便是江南雨巷里翩翩走来的少年,撑着油纸伞,在徐徐的流光中迟疑。
  
  入地一次不经意的相逢,他坐落在满城荒凉间,造化弄人,却铺陈一段流离转徙的故事,几经光阴浸礼,现在残余的不外是一片碎忆,另有一湖让人疼断柔肠的悲凉。
  
  玉轮高挂在树梢之上,像一只失望的眼,静静地看着光辉光耀过后的满树梨花,满庭落芳。
  
  颠末弯曲波折的长廊,走过风雅玲珑的别院,在浓密影疏的花木中穿越而过,分花拂柳问。花木深处,夜色中徐徐地氤氲着一缕淡淡的、扑朔迷离的北风,一丝一丝地刺进身材里。
  
  那不知是从那边飘来的北风,在漆黑的午夜里,缭绕不去,好像是从梦乡里飘散进去的同样,带着熙熙攘攘的痛苦悲伤。
  
  那是谁的梦呢?朱由榔的,照样我的?


作者:28K纯帅 录入:28K纯帅 来源:原创
  • 上一篇:独自承受这痛苦
  • 下一篇:找你不容易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