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随笔散文 >> 曹法武之死

曹法武之死

时间:2017/3/12 16:46:59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1993年,九月。原本应该是让人高兴的季节,但是村中的一户人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在这个十分缺少劳动力的季节,曹家四子的媳妇却无法下床;曹家媳妇姓徐,叫徐琴,是邻村的姑娘,长得水灵灵的,一直跟着当兵的大哥在外打工,因别人介绍跟现在的丈夫结合在一起。虽然不是自由恋爱,但幸运的是丈夫也是一直在外接受...
  1993年,九月。原本应该是让人高兴的季节,但是村中的一户人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在这个十分缺少劳动力的季节,曹家四子的媳妇却无法下床;曹家媳妇姓徐,叫徐琴,是邻村的姑娘,长得水灵灵的,一直跟着当兵的大哥在外打工,因别人介绍跟现在的丈夫结合在一起。虽然不是自由恋爱,但幸运的是丈夫也是一直在外接受新思想的人。丈夫在外打工,怀孕的妻子跟着自己的婆婆在家操劳农事。今年的九月,别人家高高兴兴的迎接丰收的季节,曹家婆婆却怎么也不开心。四儿子依然在外打工,四儿媳肚子越来越大眼瞅着要生了,四儿子却不知道在哪里。本来四儿媳还能帮忙照顾照顾农事,现在却只能躺在床上,这让曹家婆婆怎么能不着急上火。

  可是上火归上火,日子总是该过,不然新出生的生命都不知道该吃什么。曹家婆婆推开四儿媳的门:“吃点东西吧。”徐琴靠在床沿上正在打一件毛衣,听见有人进来了,放下手中的活,抬起头正看见曹家婆婆端着四四方方的托盘往屋里走:“娘!”徐琴看着托盘里的菜心里百味交集,婆婆家虽说有四个儿子,但是家庭条件并不好。在自己还没过门的时候公公就离世了,只剩下婆婆自己一个人养活四个儿子。说起公公的离世还有一段故事。曹家婆婆刚过门的时候正是文革刚刚开始的的时候,那个时候百废待兴,农村的日子过的普遍的苦。经过长期战乱的土地没有足够的营养养活那么多的人口,那时正是土地的恢复期,土地的生产力低下造成农民食不果腹。老实了一辈子的曹法武娶了曹家婆婆心里乐开了花,而且没出两年,曹婆婆就很争气的给他生了个儿子。曹法武一下子干劲十足,牟足了劲使劲干活想让曹家家族在自己的手里发扬光大。十几年的时间渐渐地过去了,儿子一个个大了,生活却并没见有多大的起色。儿子娶妻成了最大曹法武的问题。这些年曹法武牟足了劲干活,可是老实了一辈子的曹法武终究是自己,在那么贫瘠的土地上想要养活四个儿子真的是不容易啊,这么多年过去了,家里仍然是饥一顿饱一顿的。沉默寡言的曹法武除了干活实在想不出应该干什么才能让自己的老婆孩子吃的饱穿的暖。本以为战争结束后能有好日子过,可是随即而来的文化大革命,大炼钢铁把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村汉子整的七荤八素的,自己的二儿子刚刚结婚就跟着自己二爷爷去了东北,家里的积蓄已经所剩无几了。最小的儿子还不到14岁,老实巴交的曹法武真心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下去了。

  这天中午,在地里干完活的曹法武沉默的往家走,扛着锄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养活这四个孩子。回到家,曹家婆婆已经做好了午饭,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东西,一碗野菜汤,看不见油花。几根咸菜条都是数着切得。曹家婆婆看见自己的男人从地里干活回来,耷拉着个脸心里十分不舒服,原本那几年男人拼了命了的干活,她还觉得日子过得挺有希望,可是这两天,男人越发沉默了让她觉得是不是嫌自己老了,都不愿意多看自己几眼。回想着以前,在看着现在曹家婆婆越想越委屈,原本从不抱怨的她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一个大男人连吃的都挣不出来!”沉默的曹法武走到门口,看着眼前穿得寒酸的妻子,想着,大儿媳妇刚刚过门第二天拜公婆时,三个儿子在床上抢一条床单遮羞心里就一阵不舒服。不善表达的他积压了太久的压力,眼前媳妇的责备让他觉得自己真的是无能,拿起碗筷吃了没几口就吃不进去了。沉默的向大门外走去,曹家婆婆看着他这副样子心里更加来气了,打不出生骂不还口,连吵架都不想跟自己吵了这是。越想越委屈,情不自禁的就喊了句:“你走了就别回来了。”刚到大门口的曹法武脚步明显一滞,还是一句话没说就扛着锄头出去了。出门的时候,隔壁家宋老头远远的跟他打招呼:“干活去啊?”曹法武跟没听见一样趿拉着鞋一言不发的从宋老头身边过去了。在家被媳妇责备了两句的曹法武一面走一面想,自己辛辛苦苦十几年为的是什么?为的还不是自己家里的老婆和孩子。可是就是自己这么拼了命的努力为什么日子还是一点起色也没有?家里的妻子看不到自己的辛苦,回家还责备自己,自己活着还为了什么?还有什么意思?走到地头的曹法武越想越觉得委屈,越想越觉得难受,看见地头上摆放的农药瓶子,不知怎的脑海里就冒出了死了吧,死了就解脱了的想法,拿起农药就灌了下去。

  在家的曹家婆婆看着男人早出晚归的心里也特别心疼,真的很想给男人做点好吃的,可是家里连个报晓的公鸡都没有,拿什么给男人补身子?虽然中午是责备了他几句,不过这都是夫妻间正常的吵架而已,三十几年了,夫妻两个一次架都没吵过,曹家婆婆丝毫没感觉责备他两句怎么了。马上就是晚上了,这边还有两个个孩子等着吃饭呢,曹家婆婆着急啊,虽说中午说了男人两句但是却丝毫没有责备他的意思就是一个妻子对丈夫发发牢骚而已啊。内心焦急的曹婆婆满心想着怎么给丈夫补补身子,忽然曹婆婆想起来,村子里那条河下游应该有几条小鱼,自己何不抓几条给男人补补身子?这样想着曹婆婆脸上有了笑容,跟自己的两个儿子交代了几句就匆匆往下河赶去,心里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抓几条鱼给自己的男人补补身子,就算是今天对他今天中午的补偿吧。曹婆婆看着河里的鱼,浅水河里的鱼而且还是春天,长得没有人的拇指粗,就是这么寥寥无几的小鱼在曹婆婆眼里都是宝贝啊,有了它就能让家里人吃点肉了。春天的河水,仍然是冰凉刺骨,曹婆婆赤着脚站在河里,曹佝偻着腰双手成瓢状,慢慢的慢慢的靠近那几条小鱼,小鱼感觉到水流的变化明显变得躁动不安起来,四散游开,眼见得要到手的鱼儿都跑了,曹婆婆不仅要急的落泪了。几次失败后,曹婆婆似乎慢慢明白了,要快,或者把鱼赶到石头缝里才能有所收获。曹婆婆就这么一边摸索一边摸鱼眼瞅着天就要黑了自己才摸了两三条小鱼不仅在心里暗骂自己没本事,心里一想到可能没法给孩子们补身子了眼泪差点不争气的掉出来了。曹婆婆用冻得通红的手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抬头看了看天,天渐渐的黑了。双脚已经失去了直觉,曹婆婆扶着岸边的石头慢慢的将麻木的腿从河里拔了出来,用沙土将自己的腿擦干。这时的腿已经看不出是活人的腿了,完全是泥塑的啊。腿上刺骨的寒冷让曹婆婆顾不得脏净了连忙把裤腿放了下来,用手抹了抹脚底的泥沙穿上鞋子,看着盆里游来游去的几条小鱼心里放佛又看见了希望。想着孩子能喝到鱼汤的高兴劲,心里慢慢的开心了起来。

  曹婆婆蛮喜欢喜的端着盆从河里回来,看着盆里的鱼,仿佛是万两黄金,让她又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三儿,四儿!三儿,四儿!”喊了两声,并没有听见回应,心里嘀咕着,这两个小兔崽子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玩了。掏出钥匙刚要开门,就听见背后有人叫她:“他嫂子啊,她嫂子啊,快去看看吧!”听声音仿佛是村支书的声音,曹婆婆心想又有什么什么事了啊?大炼钢铁,大跃进,大锅饭刚折腾完了,还要干啥?曹婆婆带着疑惑转过身来,看见村书记慌里慌张的跑过来:“她嫂子啊,恁快上地里看看去吧,他大哥哈了药连!”曹婆婆看书记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可是曹婆婆怎么也不相信今天中午还跟自己吃饭的男人喝了农药,难道就为了自己那两句牢骚?想想男人最近这今天的表现,一句话不说,又想到今天中午自己发的那两句牢骚,手止不住颤抖起来。可是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男人就这么去了的事实:“书记,你,你可不能,不能跟我开玩笑啊!人,人命关天!”“哎,你也知道人命关天,”书记急的剁了一脚地“人命关天,我能拿这种事跟你开玩笑?”曹婆婆看着书记焦急的眼神,紧蹙的眉头,知道事情可能是真的,眼前一黑,“哐啷”脸盆掉到了地上……


作者:董磊 录入:董磊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