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哲理文章 >> 人生感悟 >> 中元节—游魂

中元节—游魂

时间:2017/9/6 11:31:00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天色暗了下来,街上已经很少有人走动了。宽宽的街道四处飘散着香灰和燃烧的纸的味道。“哦!今天是中元节呐!”殷华裹了裹外衣,看着在空中跳舞的纸灰。“赶紧回家吧!”殷华扭了扭脖子,加快了脚步。不知不觉,天上下起了蒙蒙雨,把那到处飞起的纸灰压回了地上。这时的路灯也亮了起来,天已经完全黑了。“还好。”殷华从大...

  天色暗了下来,街上已经很少有人走动了。宽宽的街道四处飘散着香灰和燃烧的纸的味道。

  “哦!今天是中元节呐!”殷华裹了裹外衣,看着在空中跳舞的纸灰。

  “赶紧回家吧!”殷华扭了扭脖子,加快了脚步。

  不知不觉,天上下起了蒙蒙雨,把那到处飞起的纸灰压回了地上。这时的路灯也亮了起来,天已经完全黑了。

  “还好。”殷华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小伞撑开。这把小伞还是很久以前殷华妈妈送的,装在口袋里也不觉得挤。天气稍微有些阴沉,他便把它带在身上。

  路上依然还有一些还在燃烧的火盆,是后人烧给已故亲人的纸钱,寄托着相思和孝义。湿滑的柏油路映着这些火光,那闪动的亮似乎他们真的收到了。殷华边走边想,不禁一阵暖意涌上心头。

  走到了每天都路过的河堤,对面就是自己的出租屋了。殷华喜欢这样的环境,自从离开家以后,他便得到了自己的自由,他可以在屋子里肆意挥洒青春,不在被父母烦恼。可是,连接对面的桥的两侧却特别容易引发交通事故。殷华左右看了好几遍才迅速跑到桥上。

  桥上果然有许多烧纸的痕迹,只不过看起来比较早了,被淋湿后的纸灰随着雨水流到了桥上比较低洼的地方。这个时候,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一个人了。

  当殷华走到桥中间的时候,他发现还有一个人蹲在另一边的桥头,他安静的用手里的木棍拨动着面前那烧着正旺的火盆。

  “哦”殷华看到那个人,停了一会。又继续往前走。

  殷华没有打算和那个人讲话,却被那人一嗓子咳嗽声吓了一跳,停在了那人面前。本想继续往前走,又觉得不妥。只好随便搭讪两句,毕竟现在这世界,就他两个人。

  “大叔,您这是。”殷华只是靠着那人的衣着和身形猜测的年纪,他戴着帽子,佝偻着身体看不到他的脸。

  “咳咳!”那人应该想回答,只是长时间没说话,唾液黏住了喉咙。

  那人重新清了清嗓子,颤颤的说:“我儿子。”

  他说话整个身体都在颤抖,连声音也变得模糊。不过殷华倒是听出来了。

  “哦,不好意思哦,您儿子一定收到这些钱的。”

  “应该吧!”

  “天气渐凉,您还是早些回去吧。已经……”殷华看了看手表继续说“8点半了。”

  “可是,我儿子等会儿就回来了。”那人抬起头,看着殷华。

  殷华与他目光触及的时候,他不禁下了一跳。那人脸色惨白,两只小眼睛如同毛笔描的一样眯着。但是,还带着慈善的笑意。

  ‘还是赶紧回去吧!’殷华这样想着,又想想那人刚才的话,脊背一阵凉意。

  “去年,我儿子死在这里,被一辆货车轧断了脖子。”

  殷华咧了咧嘴,本来慌的不行的心跳的更厉害了。但看那人的样子居然害怕不起来。也许,这个人有一肚子的话没人诉说吧。殷华安慰自己,他的父亲从小就教育着他,人世间是没有鬼的。

  “人世间是没有鬼的,就算他在这个时间走的,也不可能在这个时间回来。”那人缓缓的低下了头,又往盆里扔了一些纸钱和冥币。

  殷华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想再待一会儿,就像他一开始的搭讪一样,不合理。

  “这段路很危险,大小事故不断,哎!”殷华也拿了些纸钱,这些纸钱手感很好。像是真的一样,全是一百的红钞。

  “是啊!他就是调皮不听话,这么大人了还是像个孩子一样。”

  跳动的火花,映着两个人的脸,都变成了火光的颜色。

  “都一样,之前我也是调皮的很,不喜欢和父母一起生活,觉得很烦。住在这个城市一年多了,现在觉得很想他们。人也自然而然的成熟了一些。可惜...”殷华看着那跃起的火苗,陷入了沉思。

  那人没说话,沉默了好一会,发出了啜泣的声音。

  是啊,白发人送黑发人,人生一大哀事!

  殷华拍了拍那人颤抖的背部,没有说话。

  那人又抬起头来,用手捂住了脸。盯着殷华一动不动。殷华有些不知所措。

  “您也别太伤心了…这意外谁都……”殷华还没说完就尖叫了一声坐倒在了地上。

  他看到那人惨白的脸上被抹上了许多的墨水,还出现了几个洞口,像是被扣烂的纸。

   “你你……”殷华吓得倒退了几步。那人的哭声变的更大起来,刚伸出来手要抓殷华却整条手臂都掉在了地上。他又想站起来,但刚一动身便一下栽倒在前面的火盆里。身上顿时火光四溅。

  纸人!?殷华吓得双腿发软,但仍使不出劲来站起来逃跑。

  哭声越来越大,似乎要震穿殷华的耳膜。但那‘人’却烧的差不多了,剩下了几根秸秆搭的骨架还在烧。

  “儿子!”在这声喊出之后,哭声戛然而止。

  几秒后,一切恢复了平静。连火盆里面也只剩下黑色的纸灰。殷华终于站了起来,向桥下呕吐不止。

  吐的天旋地转的他再次抬起头时,居然看到了自己家门口。应该说是爸妈家的门口。

  他迷惑着左右看了看,恍惚中似乎听到了妈妈呼喊爸爸的名字。殷华赶紧冲进屋子里,发现爸爸正躺在妈妈的腿上,旁边站着隔壁村的神婆。

  “不……不……”

  尽管殷华再不愿相信,他还是在屋子里看到了那个在桥上蹲着的纸人,和摆在桌子上的自己的黑白照片。

                                 2017-9-5(农历715



作者:一路轻歌べ 录入:一路轻歌べ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