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哲理文章 >> 经典文章 >> 侠客行

侠客行

时间:2018/4/4 17:54:13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江湖传说,有一把天下最快的剑,有一个天下最快的剑客。可是,从来没有人知道这天下最快的剑在哪里,更没有人知道这传说中的剑客姓甚名谁、何门何派、人在何方。有人说,这剑客如此神秘,是因为见过他和他的剑的人,全都已经死在了他剑下。有人说,这所谓的天下第一剑,不过是好事之徒杜撰的,世间根本没有这样一把剑,更没...

     江湖传说,有一把天下最快的剑,有一个天下最快的剑客。

可是,从来没有人知道这天下最快的剑在哪里,更没有人知道这传说中的剑客姓甚名谁、何门何派、人在何方。

有人说,这剑客如此神秘,是因为见过他和他的剑的人,全都已经死在了他剑下。

有人说,这所谓的天下第一剑,不过是好事之徒杜撰的,世间根本没有这样一把剑,更没有这样一位剑客。

也有人说,这剑客其实已经死了,而且是死在了当今武林最有名的大侠——陆闻天,陆大侠手中。

江湖传言,众说纷纭,真真假假,莫衷一是。

不过,有一件事确实如传言所说,陆闻天,陆大侠的确是武林中最有名的大侠。无论是江湖名宿,还是市井小儿,陆大侠的名号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陆闻天凭借手中一把长剑,孤身闯荡江湖。从一个无人问津的普通剑客,成为了如今天下闻名的陆大侠!

如今的陆大侠,有天下最锋利的宝剑,天下最美的妻子,还有天下最忠诚的仆人。他的儿子,陆少侠,年纪轻轻便在江湖中崭露头角。他所居住的陆府,几乎成了武林圣地,江湖中人都以去过陆府为荣。

几乎得到了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一切,陆大侠却并不开心。

这天,他又在府中藏剑阁内待了一整天。他每次有心事,便喜欢一遍遍地擦拭他用过的这些宝剑。从那把最初陪伴他闯荡江湖的长剑,到现在这把天下最锋利的宝剑。

陆大侠如此认真地擦拭着,连他心爱的夫人叫了他三次,他也没回答。

“闻天!”夫人又用力叫了一次,语气中带着些许怒气。她不知道他为何整日郁郁寡欢,为何天下人都羡慕他们,他却还是心事重重。

“夫人。”陆闻天这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你叫我?”

夫人故意生气道:“我叫了你半天了,你头都没抬一下!看来你更加喜欢那堆破铜烂铁!”

“夫人息怒,我的错,我的错。”陆闻天小心地收起宝剑,走到夫人身边,轻轻摸着她脸颊,笑道,“有什么事,劳驾夫人亲自过来?”

“能有什么事,还不是你宝贝儿子!”夫人脸色缓和了许多。

“宝贝儿子怎么了?闯祸了?”

“那倒不是,他在后院等你,你自己去一看便知。”夫人故意卖了个关子。

陆大侠皱眉道:“哦?还要我过去?”

“你到底去不去!”夫人秀眉微蹙,轻轻跺了下脚。

“去去去!”陆大侠连忙拉着夫人的手,往后院赶去。

夫人这才笑道:“这还差不多!”

后院里,陆少侠手握长剑,迎风而立,看到陆大侠过来,也不行礼问候。

陆大侠见他如此傲慢无礼,刚想发作,夫人马上捏了他一下。

这时,府中家丁老杨,恭恭敬敬地走到陆大侠面前,抱拳道:“陆大侠,我家少爷近日来连败武林十大高手,今特来请陆大侠赐教!”说完,老杨剧烈地咳嗽了一阵。

陆大侠等老杨咳完,轻轻拍了拍他后背,柔声道:“老杨,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老爷。”老杨又对夫人行了个礼,才转身离去。没走多远,又咳了起来。

陆大侠目送老杨离开,才随手折下一根枯枝,缓步向陆少侠走去。

“看剑!”陆少侠轻喝一声,提剑疾刺!

“啪!”一声清脆的啪打声后,陆少侠停了下来。他只觉虎口剧痛,手中长剑已经折断!

“啪!”几乎是同时,又是一声清脆的拍打声。

“啊~”陆少侠惨叫一声,手中断剑再也拿捏不住。

“闻天,你干嘛!”夫人心疼地跑了过来。

陆大侠手一挥:“你别过来!”

夫人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怒气,只好停住了脚步。她知道他只有特别生气时,才会如此。

陆大侠折断手中枯枝,背对着陆少侠道:“你可知错?”

“孩儿不该冒犯父亲大人。”陆少侠握着红肿的手腕,强忍剧痛。

“还有呢?”

“孩儿不知,请父亲大人明示!”

陆大侠转过身道:“你连败十大高手便满脸傲气,这是其一。面对长辈,出剑不留余地,这是其二。老杨病重,你不加怜惜,这是其三。”

陆少侠低头道:“父亲教训的是,孩儿知错。”

“好。”陆大侠点点头,指着书房道,“去思过三天,抄写家法三百遍。”

“是。”陆少侠眼中闪着泪花,又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

等陆少侠离开后,夫人才道:“怎么生这么大气?”

陆大侠长叹一口气道:“只有如此,他日后才能站在武林巅峰。”

夫人笑道:“你不就站在武林巅峰,又是谁教你的?”

陆大侠突然沉默不语,呆呆地望着天空片刻,缓缓转身离开。

夫人笑容一下子凝固,望着他离开的背影,良久,良久。

她不懂他,可能永远也不懂。

“巅峰”二字,如同烙印般刻在陆大侠心头,挥之不去。

几天之后,向来行事低调的陆府,忽然扬言挑战天下英雄!郁郁寡欢的陆大侠,也一反常态,变得豪气冲天。

消息一经传出,江湖上立刻闹得沸沸扬扬。

其实,败在陆大侠剑下的英雄好汉,本就不计其数。有胆量接受陆大侠挑战的,可谓屈指可数。寻常人物不敢自取其辱,成名人物更是不敢,因为他们更输不起。

所以,偌大的武林,接受挑战的,只有杀人无数的江南大盗、人屠霍杀和武林泰斗、神刀马彧。

霍杀是不怕死、不怕输,马彧是不敢躲、不能输。

决斗的时刻终于来临。

陆大侠又恢复了往日的沉静。

霍杀气势汹汹地带着手下冲入陆府时,陆大侠一人一剑,凛然不惧。

“陆闻天!你真是够狂妄!天下人都怕你,老子偏偏不把你放在眼里!”霍杀长枪指着陆大侠道,“今天老子就杀了你陆闻天,抢了你老婆,烧了你陆府!”

陆大侠冷笑道:“是一起来,还是一个个来?”

“狂妄!”霍杀身形闪动,长枪如苍龙出洞。

“锵!”长剑出鞘。

一剑断枪,一剑断臂。

“哐当”一声,霍杀两截断枪,一条断臂,同时掉在了地上。

两剑,仅仅用了两剑,人屠霍杀在陆大侠面前竟然如此不堪。

“你!”霍杀咬牙按着鲜血喷涌的断臂,“为什么不杀我!?”

陆大侠长剑回鞘:“你杀人无数,死有余辜。断你一臂,以示惩戒,望你悔过!”

霍杀低头不语,带着手下快步离开。

从此,江湖中再也没有了人屠霍杀。

三日后,武林泰斗神刀马彧也来到陆府。

与霍杀不同,这次江湖中各门各派。将陆府里里外外围地水泄不通。

神刀马彧成名江湖数十年,一把快刀纵横江湖,罕遇敌手。如今马彧门下弟子数千人,势力遍布各门各派,是武林公认的泰山北斗。

陆闻天扬言挑战天下武林,可以说,马彧就是代表天下,代表武林!

陆府大院内,马彧闭目抚须,一言不发。

陆大侠上前行礼道:“晚辈陆闻天,见过马掌门。”

陆大侠一连说了三次,马彧都没回答。陆大侠也不生气,一直保持行礼的姿势,等待马彧回答。

过了片刻,马彧像是终于苏醒一般,慢悠悠地道:“听闻陆大侠扬言挑战天下?”

陆大侠忙道:“马掌门言重了,在下不过是想跟天下英雄共同探讨武学罢了,何来挑战之说。”

“好一个探讨武学。”马彧见陆大侠如此恭敬,也不好再说什么,伸手道:“拿刀来。”

“等等!”陆大侠见马彧要动手,急道,“马掌门,我们有言在先,今日只为探讨武学,点到为止,兵不见血!”

“哈哈哈……”周围各门各派人物一阵哄笑,都在低下窃窃私语。

马彧也笑道:“怎么?你怕了?”

陆大侠正色道:“马掌门神刀纵横江湖,岂有不怕之理?”

马彧扶须点头道:“好,今日点到为止,兵不见血!”

“请!”陆大侠这才长剑出鞘。

“看刀!”神刀马彧,名不虚传,手上快刀劈山开河,不愧“神刀”二字。

陆大侠身若鬼魅,剑若游龙,任他神刀再快,也难近其身。

刀影,剑影,人影,刀剑人几乎合为一体,难解难分。

周围各门各派数千人,个个睁大双眼,紧紧盯着这刀、剑、人。原来马掌门这么厉害!原来陆大侠这么厉害!原来武学还能达到这般境界!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没有人去管,没有人去在意。

所有人只知道马彧和陆大侠两人忽然停了下来。

谁胜?

谁败?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知道答案。

“哈哈哈,哈哈哈哈!”陆大侠与马彧对视良久,忽然开始一同放声大笑。

马彧笑道:“好你个陆闻天,真是后生可畏啊!”

陆大侠忙道:“马掌门神刀天下无敌,晚辈真是大开眼界。”

“好,好,好。”神刀马彧一连说了三个好,一挥手,带着门下弟子离开了陆府。

到底谁胜谁败?没有人知道。

既然不知道谁胜谁败,那便是平手!看来他们一刀一剑,称雄武林,并列天下第一!

从此再没有人敢向陆闻天挑战。也没有人注意到,马彧长长的胡须,突然短了一截。

陆府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陆闻天又变得郁郁寡欢。

又过了几月,已是深秋,秋意正浓。

这天一大早,陆府大门上不知何时被人写了几个字。

“十日之后,断天崖,如你所愿。”这短短几个字,虽然写得不明所以,但字迹铿锵有力,写字之人功力绝不一般。

陆闻天看到这几个字,忽然眼睛一亮,抑郁之色一扫而空,变得比前段时间挑战天下英雄还兴奋。

“你一定要去?”夫人拉着陆大侠的手,关切地道,“你已经跟马彧打成平手,武林中人都说你们并列天下第一,还不够吗?”

陆大侠挣开夫人的手,沉声道:“一定要去!”

夫人急道:“要是有人设计陷害你呢?”

陆大侠轻轻一笑:“龙潭虎穴,在我陆某人眼中,不过儿戏。”

沉默良久,夫人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般,认真地道:“断天崖路途遥远,我陪你去!”

陆大侠笑着摇摇头,爱怜地摸了摸她额头:“你去干嘛,我又不是去游山玩水。你还是在家督促我们宝贝儿子好好练剑。”

“不行!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夫人坚持道,“你实在要去,让老杨陪你去,这么多年都是他在照顾你。”

“可是他的病…….

“他的病不碍事了!”夫人抢着道,“前些天莫神医给他抓了几帖药,他这几天气色好多了。”夫人有时候真不愿意他这样,对谁都是有情有义,偏偏对自己苛刻。

“好吧,好吧,我的夫人啊,听你的还不成吗。”陆大侠傲不过她,只好道,“就让老杨陪我去,行了吧。”

别陆夫人、陆少侠,陆大侠与老杨日夜兼程,十日之后终于到了断天崖。莫神医果然厉害,一路上老杨确不怎么咳了。

断天崖高逾万丈,直插入云。

陆大侠背剑而立,目视远方,任凭秋风呼啸。

十日之约已到。秋天的夕阳,映照地天空一片血红。

陆大侠坚定的目光,像是要穿透这血色的天空。

深秋的断天崖,透着丝丝凉意。

老杨将一件大衣披在陆大侠身上:“老爷,太阳都快下山了,或许那人不会来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陆大侠没有回答,只轻轻摇了摇头,目光依旧坚定。

又过了良久,夕阳下,一群南飞的大雁忽然惊叫连连,四散逃窜。

一股逼人的杀气,直冲云霄!

陆大侠抖去外衣,拔剑回头!

身后,除了老杨静静的矗立,并无他人。

陆大侠警惕地四下张望,连连挥手道:“老杨,快躲开,有杀气!”

老杨静静地摇了摇头,眼中尽是哀伤。

陆大侠手心沁出汗珠,紧紧握着手中长剑:“老杨!还不躲开!”

又叫了两声,陆大侠似乎发现了老杨奇怪的神色,他猛然惊醒:杀气是从老杨身上传出的!

陆大侠如梦初醒:“老杨,是你?!”

老杨没有回答,只默默点了点头。

陆大侠还是无法相信:“不可能,怎么会是你!”

“老爷,出剑吧。”老杨终于开口,语中尽是无奈忧伤。只见他从怀中取出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静静地矗立。

“是你!真的是你!”陆大侠终于不再怀疑,取而代之的是无法言语的兴奋!

很快,陆大侠又恢复了冷静,他擦了擦手心的汗渍,昂首道:“陆某有眼无珠,枉与阁下相处二十载。今日能与君一战,实乃陆某之幸。”

老杨痛苦地摇了摇头:“老爷,出剑吧。”

“看剑!”陆大侠冷喝一声,电光火石间,长剑已到老杨跟前。

忽然,矗立不动的老杨,竟然在一瞬间消失。

陆大侠只觉后脊发凉,在老杨凭空消失的那一瞬间,他便知道自己败了。

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轻轻地放在陆大侠肩头。

陆大侠的身体像是石化一般,一动不动。深秋的寒意从他周身百骸涌入,直达内心深处。

老杨收起铁剑,一步一步向断天崖下走去,心情沉重。

刚走两步,背后忽然传来“刷”地一声。老杨猛然回头,只见陆大侠的身体迎风倒下。

老杨飞身向前,接住了陆大侠逐渐冰冷的身躯。

望着怀中神色平静的陆大侠,老杨忽然开始剧烈地咳嗽,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

从此,江湖上再也没有了陆大侠,没有了天下最快的剑,也没有了天下最快的剑客。

有人说,陆大侠厌倦了江湖,隐居了起来。

有人说,陆大侠果然就是天下最快的剑客。

有人说,天下根本没有最快的剑客。

 

 

 

 

侠客行

李白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作者:光头的鱼 录入:光头的鱼 来源:原创
  • 上一篇:53、【散文诗】诗句语言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