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随笔散文 >> 大肚腩的山

大肚腩的山

时间:2019/4/11 13:21:53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大肚腩的山 在山里长大的孩子,对山有一种融入骨子的亲切感。我也是山里长大的,老家就坐落一座矮矮的山上。与其说那是一座山,倒不如用黄土包来形容,矮矮的,胖胖的,从山腰莫名突出了一块,很像大肚腩的中年人。由于我们村世代坐落于半山腰上,就在口头上称做山罢了。对于这座山,我打心里亲,它不会如同严父般整天板着...
大肚腩的山
       在山里长大的孩子,对山有一种融入骨子的亲切感。我也是山里长大的,老家就坐落一座矮矮的山上。与其说那是一座山,倒不如用黄土包来形容,矮矮的,胖胖的,从山腰莫名突出了一块,很像大肚腩的中年人。由于我们村世代坐落于半山腰上,就在口头上称做山罢了。对于这座山,我打心里亲,它不会如同严父般整天板着脸,也不会和慈母般太过善变,它好比一位平和的邻家大叔,成天笑脸相迎。
         山为我枯燥而又孤独的童年增添了许多慰藉。小时候,父母因生计外出打工,作为典型留守儿童的我和弟弟,又被祖父祖母农忙时困在小院里。听着同伴的欢声笑语,渴求自由的我们也会如同困兽般挣扎,多半是对着门一顿拳打脚踢。可是我们稚嫩的拳脚在厚实的铁门面前显得就有些以卵击石了。哭累了,喊累了,就坐在地上,抓一把土,又开始痴痴的愣神了。那时候还不明白,现在想来,母亲的手,总能使啼哭的孩子安静,山与我的不正是这种慰藉心灵的触碰吗?
        记得当时消磨时间最有用的方法还是坐在院子里,找一个阳光不太刺眼的角落,傻傻的抬起头看云。门前一座更高更远的山挡住了一面视野,左右两边更是被屋脊给生生的划破视野。背后那做山因为近,虽然也挡住了视觉,却总有一种放眼欲穿的感觉,思绪仿佛总能随云翻过那座山,看的更高更远。当时最喜欢看着云从门前的山翻过来,刚漏出一角就开始猜想这朵云像什么。脑海中慢慢的勾勒,然后又摇摇头,仿佛一位持笔深思却不知道怎么落笔的画家。有时候,因为一朵云不符合内心的猜想而赌气不去看那朵云,只到它从前面的山飘过院子,从后消失在视野时又开始悔恨。有时候因为云的善变,而口中呢喃不停。有时因为花了好长时间才联想到云的形象,可云却一瞬间又变了样子而气呼呼的撅嘴。有时因为能在一瞬间联想到云的形象而高兴的手舞足蹈。有时云已经悄悄的走了好久了,因为猜想还剩很多而默默的发呆了好久,直至在祖母乒乒乓乓的开门声中,才回过神。小时候觉得最善变的应该是云了,直至长大慢慢的体会到了人与人之间有太多阴奉阳违,见惯了笑里藏刀之后,慢慢的才对善变又有了新的理解。相比于人心,云的善变就可爱多了。
        童年也不全是在那一方空间里长大,那样的话对山还谈什么亲近感。在农闲的时候,或是吃过饭祖父祖母休息时,我和弟弟就一溜烟的消失在门外,和同伴向着村后面跑去。我和弟弟边跑边回头望,生怕被祖母又抓回去囚禁在那一方空间里。通往后山的路,在村庄的尽头变得吝啬起来,开始又陡又窄。一面连着高出路面半米的麦田,一面是陡峭的坡,于其说是坡,倒不如说是悬崖,可是与悬崖相比土坡的险峻就有些儿戏了。土坡的边上长着一种满是刺的灌木,四月时会结出深紫色的小浆果,在又细又尖的刺中,充满诱惑的气息,摘一颗放到嘴里又酸又甜,倘若多吃几个,口齿也会被染成紫色。可惜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来没有亲自采摘过这种果实,因为这种果实多半长在陡峭的土坡或者干脆长在崖边上,因为祖父祖母的多次告诫,也就作罢了。多年后,我听到别人说起这种果实时,也会不自觉的口齿生津,偷偷的咽口水。随然后来各色的水果,各色的零食满足了我的口欲,但总是觉得舌尖缺少一些什么,我想那缺少的味道应该就是一晃而过的童年吧!
        山给我的乐趣不是那些重复且幼稚的童年游戏能披靡的。大多时候我会以各种理由退出那些游戏,一个人寻着一条路,匆匆去往山顶,严格来说那座山没有山顶。我们那边的山也大多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山顶,登上这个最高点然后远远的看去,又有一个地方比这里高。倘若是钻牛角的人,能活生生把自己逼疯吧!还好我不是来与山杠的,再说我的目的也不是来会当凌绝顶的。往田边一座,抬起头来,看着云来云往、云舒云卷。小院所欠缺的视野在这一瞬间都偿还与我了,这时候多希望自己如同一朵云,无声无息中远离山的包围。或是在一个阴天,与众多的云聚在一起交流,再不济也要看看云之上的秘密。看天上是不是有天宫,是不是有神仙踩着云朵绝尘而去,是不是有蟠桃、有瑶池…思绪总会被祖母的呼唤声给打断。慌了神的向四周看去,已经日薄西山。
         后来搬了家,从半山搬到了山下川中。虽交通便利,可总不习惯那狂野的风声,洪荒野兽般粗重的嘶吼总扰的夜中没有好梦。可能正是因为我们决弃了山的怀抱吧!我想父亲总不会吝啬自己的怀抱,让自己的孩子临受狂风。
          再到后来,网络占据了我的生活,连我觉得乏味且重复的游戏都慢慢在黄橙橙的尘埃中变得影子透明了。而我竟很少去过故村屋舍,也没看过山。只有过年祭祀时才匆匆一叙,又觉惭愧便匆匆折返。在我匆匆一瞥中发现山与我不在是和蔼可亲了,在袅袅升起的紫烟中竟有些严肃……
     


作者:北风残 录入:北风残 来源:原创
  • 上一篇:爱而不能
  • 下一篇:信使桃花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