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父亲

父亲

时间:2019/9/10 16:42:06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序父亲去世至今整整49天了,一直想给他写一点东西,记念他命运多舛的一生,但无奈胸中无物,言不达意,只得以自己真实的情感和拙劣的文字,拼凑出这篇文章,表达对父亲的敬意,以示记奠。今天是父亲的七七,过了今天服丧期就满了。我紧赶慢赶终于在今天完成了整篇,诚惶诚恐的将它发出来,供众亲友瞻仰,怀念。文中故事大...

父亲去世至今整整49天了,一直想给他写一点东西,记念他命运多舛的一生,但无奈胸中无物,言不达意,只得以自己真实的情感和拙劣的文字,拼凑出这篇文章,表达对父亲的敬意,以示记奠。

今天是父亲的七七,过了今天服丧期就满了。我紧赶慢赶终于在今天完成了整篇,诚惶诚恐的将它发出来,供众亲友瞻仰,怀念。文中故事大多为自己听父亲说起的往事,及自己成长时的一些经历,难免有一些错误和不符合逻辑的地方,请大家不吝批评指正。

 

 

 

 

 

 

 

 

 

 

 

 

父亲(初稿)

1939年金秋,农历八月二十四父亲出生在皖西南大别山区的一个小山村。那时的山区农村家家都一贫如洗,父亲家里也不例外,三间茅草房里,除了一些自制的盛物木箱和几棵圆木搭起来的床铺外别无他物。家里的生计全靠爷爷给地主家种的几分田地和平时给人打一些临工来维持,奶奶平时则上山挖一些野菜来帮衬,但这些还是维持不了生计,一家人总在饥肠辘辘中度过每一天。

老家地处两省三县交界地,跟湖北英山县毗邻,那时附近棺材店经常贩卖棺材到英山县城,于是爷爷就经常帮店铺老板扛棺材板到湖北,用工钱换取一些盐巴回来。从老家到英山县城有一百多公里的山道,爷爷出去一次往往需要好几天的行程,作为家里年长的男孩,父亲很小就担当起了照顾弟弟妹妹,帮助家里干农活的重任。

作为革命根据地,19367月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8月份抵达岳西,1937108日就彻底解放了岳西全境。听父亲说,他五六岁刚记事时,红军和地方武装及当地土匪就反复发生战斗。那时,乡亲们只要一听到枪声就会躲进大山里。

其中有一次,几名打散的土匪突然从大家躲避的草丛边经过,大家当时都吓得屏住呼吸,祈祷别发现。就在土匪即将走远,大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别走啊,我们在这里呢……”,土匪一听,吓得拔腿就跑,以为中了埋伏。原来,少不更事的父亲以为这是跟平时小伙伴们玩的“躲猫猫”游戏一样,眼看对方找不着自己竟然走了,急得喊了这么一句。他这一嗓子可给乡亲们吓得不轻,幸好土匪也是惊弓之鸟,吓得撒腿就跑,大家这才安然无事。

那时,红军刚到根据地不久,却很受乡亲们的拥戴,因为供给十分不足,大家都缩衣节食地接济红军,平时,空闲的时候,红军也会到老乡家中帮忙干些农活。

有一年冬天,天气非常寒冷,一队行军的红军战士走到爷爷家门口时,请求进屋歇歇脚,暖暖身子。爷爷一听,连忙热情地邀请战士们进屋,并给平时储备的柴火都抱进屋里来,让他们拷火去寒。

人多屋子小,大家都围着火堆挤在一起,给火烧得旺旺的。因为赶路劳累,天晚后,大家都慢慢睡着了,本来茅草房就低矮,加上长时间烘烤,燃点已经很低了。半夜,一些火星飘到了茅草顶上,很快点燃了屋顶,等大家反应过来想灭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转眼间,茅草屋和家里的物件全部被大火吞噬了,幸好人都跑了出来,可是家里仅有的一些口粮和栖身之地却付之一炬了,这让本就贫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大家看着烧毁的房子,欲哭无泪,红军战士们也非常难过和愧疚,但他们也无能为力,因为还有任务,只得留下他们身上仅有的几块大洋离开了。

失去一切的一家人,此后几年更加贫苦。家里一颗粮食也没有了,只能靠邻里断断续续地接济,另外每天靠挖些野菜来充饥,勉强度日。每每提起小时候的这段经历,父亲总是心有余悸,以至于后来的几十年里,只要听到谁说让他尝尝鲜,吃些苦菜之类的东西,父亲总是发起无名之火。父亲常说他吃了一辈子的苦,再也不想尝到一点苦的东西,更不愿意再回忆起小时候的痛楚!

父亲在家排行老二,大姐年长父亲3岁,下面还有二弟三妹和四弟,三妹从出生就不会说话,十多岁时,因为家里贫苦,实在无法养活这么多孩子,于是将三妹交给一个过路的小贩带到了金寨县的一户人家抚养,那时因为交通不便,一直很少与家里联系,此后慢慢哑妹也就与家里断了来往。

少年时的父亲,天资聪颖,八岁时在本地私塾储先生处开始启蒙上学,上学后深受老师储先生的喜爱。从小他就显示出在算术上的天赋,在先生的教导下,学习成绩一直非常优秀。上学期间,父亲总是一边上学,一边帮家里干着农活,有时还会因为家里农活忙,不得不先辍学在家一段时间,但不管怎样,他总是忘不了学业,利用一切时间来学习。

有一次,父亲负责给一块农田里的稻秧踩泥除草。只见,烈日下,他戴着草帽杵着木棍,用一支脚站立,另一支脚用力地将杂草踩进泥里,这一大块田他需要一刻不停的踩上一天才能踩完。他一边踩草,一边思考着刚学的数学知识,炎热的天气和身体的辛苦,他都没感觉到,遇到难题时,他还会用脚在田泥里画一下算式,慢慢地他越想越入迷,完全忘记自己在干农活了,等他算出结果,猛然回过神来,秧田里的稻秧已经被他踏倒一大片了,等他重新抠出稻秧恢复好后,天已经大黑了,犯了这么大的错,回去免不了要挨一顿揍,还吃不上饭。

 修完高小学业后,因成绩突出父亲通过乡里考试,被选拔去参加了县级统考,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安庆市太湖师范,这在教育成绩不佳的小乡村已经非常了不起了。乡邻们都纷纷上门祝贺,这却让朴实的爷爷奶奶犯了难,虽然那时的师范学校不收学费,还会发一点日常生活费用,但光上学路上的盘缠就够这个贫穷家庭紧张的了,好不容易在亲友的资助下,东拼西凑总算上了学。

进入更高一级学府的父亲,更加无比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他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学业中,汲取一切知识来充实自己,为未来的教育事业做着准备,他憧憬着未来,为即将成为人师的自己而骄傲自豪。虽然自己在学校不愁吃喝,条件相对优越,但父亲还是时刻惦记着家里,只要一有假期他总是毫不犹豫的回到那个贫穷的小山村。

平时,他也总是省吃简用,从并不宽裕的生活费中省出一部分来接济家里。当时,山区的道路建设非常落后,县城以下的乡镇基本没有公路,父亲从家里到学校,光单趟路程就有近300华里,往往回一趟家,父亲来回就要走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那时家乡的生态很好,山高林密。行走在山间小道,天晴还好,如果碰到下雨天,不用走出几步远,路边长满的野草就会让人全身湿透。更要命的是山野遍地的蚊虫及蚂蝗,一不留神就顺着裤脚爬进身上,咬得到处都是血,可是这些困难都无法阻止父亲回家的决心。在林荫蔽天,杂草丛生的山道上,十六七岁的父亲,总是一身蓑衣,毫无畏惧的独自行走着,偶尔碰见的野猪、小兔子这些小动物,看到这个步伐轻快、匆匆行走的少年,吓得一咕噜跑进树林里了。

有一年学校放寒假,赶上几年不遇的大雪。因为担心路上不安全,老师和同学们都劝父亲不要回去了,但思亲心切的父亲还是决心回去陪父母和弟妹们过年。整理好路上需要的行囊和干粮,带上平时省吃俭用给家人的礼物,父亲整理了整整一大口袋,他找了一根绳子,打好包,背在身上,本来身材就不高的父亲背着这一大袋东西,显得更加矮小了。

第二天一早,父亲就踏上了回家的行程。一开始,行走在大路上还比较顺利,可是越到后面,路越难走,加上下过大雪,所见之处全是白茫茫一片,跟本分不清哪是路,哪是沟,常常一不小心就踏进水田里,鞋子、裤子没多久就湿透,寒风一吹全都冻硬了。钻心的寒冷让父亲快坚持不住了,但一想能见到父母和姊妹们,他又强打起精神,杵着棍子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走了下去。

眼看天快黑了,如果不赶到预定地点的一户人家,这一晚得冻死在野地里,想到这儿,父亲强打精神,加快了步伐,好不容易才在半夜赶到了歇脚点,敲开门的那一刻,父亲趔趄地冲进屋,瘫坐在椅子上不能动弹了,屋主人赶紧帮忙解开父亲身上的行囊,将他搀到火堆旁,帮他脱下结冰的鞋袜,并送来一碗热糖水伺候他喝了下去,过了好一会父亲才缓过神来。在这里父亲烤干了身上的衣服,补充了路上的干粮,并美美地倚在火堆旁睡了个好觉。第二天一早,父亲付完借宿费,依依不舍地离开,继续踏上了回家的行程。

18岁那年,父亲带着一身英气回到县里,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在学校,父亲如鱼得水,满腔热忱,全身心地将所学的知识教授给孩子们。任劳任怨、为人诚恳的父亲很快受到学校领导同事和学生们的喜爱。他也做好了扎根这所山区小学的准备。通过几年的努力,父亲的教学能力有了非常大的进步,所带班级的成绩一直排在年级前列。

那时,在学校同事里有一名女老师,年长父亲几岁,看到父亲年纪小,又离家远,平时就对父亲多了一些照顾,偶尔会帮父亲干一些缝补衣服,洗洗被子的小活。这让父亲很亲切,感受到了大家庭的温暖,但也恰恰因为这些,为后来父亲十多年的苦难遭遇埋下了种子。原来,在同事里有一名姓王的老师正在追求这名女老师,看到她对父亲的照顾就心生醋意,并在心里暗暗迁怒于父亲。

1966年,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转眼间风暴就席卷全国每个角落,父亲执教的学校也不例外,许多德高望重,兢兢业业教书的老师遭到了批斗。这股歪风也成为了那些平日里,心术不正之人用来报复他人的利器。父亲那名姓王的同事也终于找到出气的方式,在一次父亲出门办事的时机,他偷偷地潜进了父亲宿舍,将几张反动标语塞进了父亲的办公桌抽屉里,等父亲办完事回来,那位同事和他带过来的红卫兵,早已等在宿舍门口。一群人当着父亲的面砸开抽屉,拿出了反动标语,可怜的父亲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一群人劈头盖脸的揍了一顿,并将早已经准备好的“反革命”大牌子挂在父亲胸前,架着游街示众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父亲被停止一切工作,关进了牛棚,每天不分昼夜的审问,还动不动就拉出去作为反动典型进行批斗。长期的非人折磨在肉体和精神上不断地摧毁着父亲的防线,让他接近崩溃,后来无奈父亲违心地在认罪书上签了字。但他坚信,这只是一些小人的陷害,相信党和国家很快会查清问题,还他清白和自由的。但形势的发展,超乎了父亲的想象,他被送到县城和其他“反革命分子”一起集中关押,照样天天被教育批斗。再后来,父亲和部分难友被押送到安庆市宿松县的一个农场进行集体劳动教养,这一去就是近十年。直到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的第二年,他才被“平反”并恢复工作。

我记得1986年的暑假,父亲带着我和母亲再次回到了他曾经劳教过十年的农场,办理领取“平反”补助的手续,虽然补助款才区区几百块钱,而且历经十年才姗姗来迟,但这对父亲来说意义非凡,他激动得一连好几天都没睡好。那时,乡镇的道路还没修通,6岁的我和父母一起走了100多里地才坐上汽车,剩下的路程大多数我们也都是在行走。一路上父亲很少说话,快到农场时,父亲加快了步伐,我和母亲跟得很吃力,没一会就落在后面,父亲很快消失在了路的尽头,直到好一会他放完行李,才又折返回来接我们。现在想想父亲当时的心情是该有多激动。这回,他又是经历了一个十年,再次回到自己曾经磨难的地方,自己已是人父了,当时的心里应该是五味杂陈。

父亲在宿松农场的十年,一开始是和所有劳教的人一样参加繁重的体力活,这些对于从小在农村吃苦长大的父亲来说都不是难事,最痛苦的仍然是没完没了的批斗和反省,这让他在精神上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以至于影响了父亲此后一生。从此,自卑、执拗、易怒、耿直和嫉恶如仇的性格怎么也改变不了,后面几年因为劳动改造积极,父亲被安排到农厂医疗室工作,在这里劳动强度不再那么强了,父亲就认真学习医疗知识,热心帮助农场职工和周边居民看病治疗,受到大家一致好评。

“文革”结束后,父亲被解除劳教,1980年以后调回到老家中心小学任教,因为当时师资力量薄弱,他一边授课还一边负责管理学校的后勤和财务,不管分管什么工作,父亲总是任劳任怨,一丝不拘地完成;后来,因为工作需要,他又被派到一所山区小学当校长,说是校长,其实手下只有四名老师,而且学校环境和教学质量都相当落后,父亲自己也要担任更多的教学任务。那时,全国都还没有实行义务教育,山区因为家里交不上学费,或者要帮家里干农活而辍学的学生很多。为了孩子们都能回到学校,父亲下决心要改变现状,自己下村去说服每个家庭。

为了下村方便,父亲咬咬牙买了一辆自行车,四五十岁的人了,开始学骑车,一有空就在门前操场上练习。

此后,每天我们还没起床父亲就骑车上班去了,天黑才下班回家。后来才知道,父亲起早贪黑的到学校,除了上课其他时间都在下村,用各种方法劝说家长给孩子送到学校,有的家庭非常贫困,他能自己帮忙的就自己解决,实在解决不了的,就领着家长到政府民政、教委各个部门跑,争取免费或救助,在他的努力下,失学的孩子基本都回到了学校。接下来,父亲着力改变学校的面貌和教学质量,通过寻求资助,亲自动手对老旧设施进行更换修缮;聘请年轻知识青年代课补充师资力量,并定期家访了解孩子们的家庭情况,寻求家长对孩子学习的支持。经过几年的努力,这所小学的教学成绩大幅提升,父亲和当地学生家长们也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每天都有学生家生给父亲送些花生瓜子等特产,父亲如果不收下他们都坚决不走。这倒让我受了益,每天在家门口等着父亲下班,只要一看他回来,车刚停稳我就飞奔过去,父亲总是从中山装口袋里给我掏出大把的零食,这些,给我留下了一段美好的童年回忆。

我小学阶段有两年是跟着父亲上的课,那时的我对父亲只有恐惧,在我面前他总是不苟言笑,非常严厉。上课时,同样做错了一道题,别的同学还有改正的机会,而我却总要伸出手来挨上好几直尺的训诫,所以,那时的我一直渴望自己快点长大,好脱离父亲的管束。我的小名叫自由,大名叫清华,从字面就能看出父亲对自由生活的向往和对我的殷切的期望。但对我来说这是无形的压力,越是严格的管理越是让我产生逆反心理,虽然在他的监视下,我的成绩一直保持了优秀,但初中开始我就逐渐放松,高中时,我就到离家一百多里的县城读书了,这样更加放飞自我了,只要自己不喜欢的课就会肆无忌惮的趴在桌子上睡大觉。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高二上学期的一堂英语课,本来九月份的天气就很容易让人犯困,加上对英语非常反感的我,听着英语老师喋喋不休的诵读声,像催眠曲一样,让我睡得更踏实了。突然,同学们的一阵哄堂大笑声让我惊醒过来,我抬头一看,发现一位老人正窘迫地站在教室门口,双手不停地在胸前用力的搓着,我定睛一看,原来是父亲。我心里一紧,赶忙不知所措的站了起来。“来来来,快来看看你这宝贝儿子流口水的样子啊……”英语老师继续阴阳怪气地调侃着父亲。本就身材瘦小的父亲,缩着身子,在这一刻显得更加矮小了,“对不起……老师”父亲唯唯诺诺地一边向老师道歉,一边向外躲闪了一小步。父亲因羞愧,窘迫并陪着笑脸而变形的脸,让额头的皱纹显得更多更深了。我飞快的冲出教室拉着父亲小跑着下了楼,同学们的哄笑声犹在耳边,那一刻我体会了从未有过的悲凉和愧疚。

原来,那时国家有政策,公办老师可以带一名家属进行“农转非”,父亲这次就是专门请假到县城给我办户口手续来的,办完手续想顺便到学校来看看我。因为要赶下午回家的班车,时间非常紧,又不清楚我在哪个班,所以他就无奈的上二年级楼上挨个询问,当他问到我们班门口报上我的名字时,就发生了刚才的一幕。

和父亲一起出来后,我以为父亲会像以前一样责罚我,我心里甚至真希望他能给我劈头盖脸地揍一顿,这样自己心里也会好过一些。“自由,以后上课多少还是要听一些的,即使听不懂,也不要上课时睡觉,这是对老师的不尊重,你爸也是老师啊!”父亲轻声的说。“我一会就要坐车回去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接着,父亲从上衣兜里掏出了折好的一百块钱,递到我手上“省着点花,到十一放假回去再拿应该是够的,平时吃饭不要节省,你现在正在长身体要多补充营养。”看着父亲单薄的身体,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生倔强耿直的父亲,从不轻易低头,却因为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低微的受着羞辱。从那时起,我暗暗发誓再也不能整天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了,为了父亲我也要努力学习。遗憾的是最终还是未能圆了父亲的梦想。

高中毕业后,没找到合适的稳定工作,父亲一直为我着急,为了让我有继续学习成长的空间,托人让我在中心小学教书,直到我应征入伍后才离开。因为当时非农业户口当兵,政府安排工作,所以竞争非常激烈,几次体验合格后,为了能让我顺利进入部队,从不爱送礼请客的父亲,破天荒地拿出所有积蓄带着我去县城找一位远房亲戚。经过多方托请,我的事也办得差不多了,为了感谢大家,父亲买了烟和酒,硬着头皮给帮过忙的人送去,每到一家父亲都如坐针毡,局促不安,那段时间父亲应该是度日如年的,幸好那年我顺利的进入了部队,没有辜负父亲的付出。

1999年父亲60岁,家里给他热热闹闹地办了一场生日宴,那天他非常高兴,破天荒地喝了一些白酒。也是那一年,父亲光荣地退休了,正当大家以为他终于可以颐养天年,过上悠闲的日子时,执拗、迂腐的父亲,却不顾家人的劝说,毅然拿出了养老钱,在老水井旁的自留地上建起了一间牛舍,并从附近一户人家那儿买回了一头小母牛。六十多岁的人了,本应是享清福的时候,可他依然放不下、闲不住,一时一刻也舍不得停歇。

有了牛之后,家里的中心工作也都是围着牛圈,每天天没亮父亲就起床,忙着给牛舍打扫卫生,牵牛到山边吃草。每到放学或假日,割草、放牛也成了我们几个孩子的必修课。牛给我们这个家庭增加了财富;牛为我们的成长带来了深深的印记,也平添了许多快乐。

在我的记忆里,经他手饲养的牛有五六头,但给我记忆最深的是一头小黄牛,那是我和父亲一起上门买回来的,也是一头小母牛。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年初春,下着小雨,我和父亲踏着泥泞的山路来到卖家,当牛主人打开牛舍的那一刻,我看到父亲脸上充满了欢喜。那是一头刚断奶的小母牛,通体金黄,毛色油亮,个头明显比一般这个岁数的小牛要高大健硕许多。父亲一眼就看上,没讨价还价就直接付钱买了回来。

在以后的时间里,父亲就像照顾孩子一样,无微不至的照看着这头小黄牛。作为一辈子只懂教书对养殖一窍不通的的教书先生,他却从此一门心思钻了进去,认真研究饲养知识,只要一有空就找附近的老农民聊天请教,经过几年的摸索和学习,父亲简直快成了养牛专家,牛的习性、生产知识,包括生病用什么草药,全都能自己搞定。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他饲养的那头小黄牛长得膘肥体健,每年不但能轻松完成自家田里的农活,还一年一头小牛犊,连着几年,年年有犊。

我记得每次父亲有事,让我去放牛的时候,他总是不放心,一再叮嘱我要找草青苗肥的山边去放,可我总是想偷懒,找其他放牛的小伙伴一起去大河里放,那样,只用将牛牵到河边给绳子盘上牛头,就任由它们自己在河边啃食小草,我们这群孩子早都跑河里玩水去了。等到天黑各自牵牛回家,这时父亲总要过来检查一番,发现牛小肚子那块是瘪的,免不了给我一顿训罚,他自己又重新去割了草,放到牛舍里再洒些盐水,让小黄牛重新饱餐一顿。此后,父亲给我定下规矩,只要是我放牛,必须让牛小肚子那块吃到平起来才让我回去,于是我再也不敢偷懒了。

这头黄牛是父亲饲养的牛里,跟随他时间最长,也是最乖巧听话的一头牛,每次父亲将它牵到山边盘好牛绳后,就让它自己到山里自由吃草去了,父亲则坐在山下石板上看书、听广播,但不管怎样,它也总是围绕在父亲身边,不会跑得太远,即使有时碰到草好,不小心钻到林子深处,父亲听到铃铛声音小了,便吆喝一声,它又会马上回来。

直到十多年后,有一次父亲在放牛的时候,突然心脏不舒服,跌倒在了地上,半天才自己缓过神来。回来,家人知道后,都一致反对他再养牛,加上这时我们都已长大自立,哥哥结婚生子,我当兵到了部队,家里就剩他和母亲,也没人帮他忙了。于是,在一个秋后的一天,一个亲戚找人买走了这头跟随父亲十多年的老伙计。后来在电话里听母亲讲,买家在来拉牛的那天,从不轻易动情的父亲偷偷地抹了好几次眼泪。那头黄牛在别人牵走的时候,一步一回头地哞哞叫着,眼晴也都湿透了。

2003年春天,我从部队第一次请了年假回来,从北京坐火车到市里再转大巴到县城,最后还要乘坐三个多小时的小卡车才能回到我们那个美丽的小乡村。那天,到家时已经很晚了,还没下车我就远远地看见一个身材瘦小的身影,快速向我们的车边走来,焦急地在车旁张望,我仔细一看是父亲,三年没见他更老了,脸上深深的皱纹更多了,身体也佝偻了许多。我赶忙拉开车门跳下车,喊了一声爸,父亲看见我,满是皱纹的脸上绽出了一丝欣喜的笑容,一边答应着,一边帮我拿了行李,听母亲说,父亲知道我要回来,一天都在街头转着,一有车子经过,就跑过去看看。以后的十多年里,每次我要从部队休假回来都会提前打电话告诉他坐谁的车回来,省得他总是等着。但即使这样,不管晴天、下雨,父亲还是雷打不动的一早就在街头转悠,等着我们回来。

也是那年的九月份我在部队考上了广州解放军体育学院,父亲得知消息后高兴得一夜都没睡好觉,第一次在电话里跟我说了很长时间。上学后,我有了第一部手机,和家里联系就多了一些。为了我联系方便,一向节俭的父亲也给家里安装了固定电话,此后我差不多每天都抽空给家里打一个电话。

20058月份,我在家过完暑假后准备返校,好不容易说服了父亲,让他和母亲一起到广州去看看,临行前他还在犹豫,说三个人去这么远的地方花费太多。在我的坚持下,他才勉强同意。那时父亲的身体已经不太好了,在坐大巴去火车站的路上冠心病犯了,我抱着他在后座上吃了些药,躺了好一会才好一些,结果到了广州也因为身体不好,没怎么出去玩,只是围绕在我们学校周围大致转了转,大部分时间都在宾馆里歇着。来粤的第三天他们就坚持要回家,无奈只好买票给他俩送上了回家的列车。

2009年我准备结婚在天津买房,父亲得知我们交首付困难后,一次就给我转了7万元,那时父亲的工资也才一千多点,除了家里的开销,他还要看病,真不知道他是怎样地节省,才攒下这么一大笔钱的。四月份领完结婚证后,父亲就催着我早点回去办喜筵,后来听哥哥说,很早父亲就让他开始做准备工作,并亲自带着他给家里的房子重新粉刷,买家具,布置房间。等我在部队请完假回来,家里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第三天就举行了隆重的婚礼,作为新郎的我却什么都没操过心。

2016年是习主席提出三年裁军的关键年,我所在的部队单位编制改革,我也将面临复转,那段时间是我人生的最低谷,也是最纠结的一年,心情很差,也很少给家里打电话。有一次,父亲主动给我打来电话,我记得他就问了问孩子和天气情况,没说几句就挂了。但从电话里,我听得出他对我这次人生决择也非常关心,只不过他不知道如何开导我,更不想因为他的意愿而影响到我的选择。他去世后,看他日记上着重的记录了我的复员日期,还写道“今天是我儿离开部队的日子,这是他人生中的一次大转折!”,其实我知道,他是希望我转业回到他身边的。

20197202010我最敬爱的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却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给我留下了一生的遗憾!

在我的潜意识里,父亲不会那么早就离开我们的,16日下午我还跟父亲有过微信视频,在那一头,父亲说话声音洪亮,看到二宝的时候,他笑得那么开心。只是在我询问他身体状况时才告诉我,他有些便秘,另外脚有些肿。在我的央求下他答应第二天去医院住院。可能是怕花钱,直到18号晚上他才在家人的劝说下去了医院。听母亲说,这次去医院,临走时他总是犹犹豫豫,刚走出几步又折返回来,一会喝喝水一会干干别的,直到母亲多次催促,才恋恋不舍地上了车。

从去广州的那年开始,父亲身体就总是反反复复不太好,因为冠心病、肺气肿每年都要去医院住一段时间,大部分住院时间,他都是安排在我休假的时候,由我来陪护。一直以来他的精神面貌也都还好,也许这与他一生曲折的经历和顽强的毅力有关系吧。在这近十多次的住院经历中,每次父亲只要治疗十多天身体稍有一些好转,就急着找医生要求出院,我也一直劝他多休养些日子,但他总是说慢性病治不好,医院住着不舒服。其实,我知道他是怕花钱,但他的性格我也知道,决定了的事是谁也说不动的,只好顺着他了。

老家的房子是我上小学时父亲找人翻盖的瓦房,每年雨季父亲都坚持要自己上房翻盖补漏。我一直想给他重建新房,但因为建房手续问题拖了好些年,直到2017年政府规划,在父亲的多次努力下,才批好手续,正式建设。

在这次建房中,父亲执拗的性格得到了充分体现,大大小小的事他都要操心,因为一些小事没按他的要求来,他就会急得发脾气。本来心脏就不太好,因为这些事病情又加重了。

2018年中秋节和十一正好赶一起,我提前请假回来陪父亲看病,这次,医生告诉我,父亲的心脏衰竭已经很严重了,一般人都该卧床不起了,但父亲给我们的感觉像没事人一样。只有到了晚上才知道,他整夜都睡不了觉,一躺下就出不了气,只能坐在床上偶尔眯一会。

这次住院回来,正赶上父亲八十岁生日。家里房子除了门窗没有安好其它的也都基本完工,父亲坚持要进房子和祝寿两件喜事一起办,请亲友们过来热闹一下。为了不扫他的兴,我们都照他的意思办了。喜筵那天父亲精神很好,和家人一起热情的招呼客人。等大家都走了,父亲高兴地对我们说,这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喜事,一是在自己手上建成了新房,第二是他都没想到自己还能活到八十岁,值得庆祝。事后还让我们一起照了全家福。

回津后,我们也经常和父亲视频聊聊天,可能是身体不适,每次他都是说几句就挂了。这年春节,因为我们二孩出生,没有回去过年。父亲给家里养了多年,正在下蛋的老母鸡杀了,弄干净后给我们寄了过来。八十岁的老人了,走几步路都喘得厉害,真想不出他是忍着怎样的病痛,完成这些活的。得知我又生了一个女儿后他非常高兴,还专门打电话安慰妻子,让她不要有精神负担,说他和母亲都很开明,男孩女孩都一样,只要让孩子有个伴就行。

20194月份,是我最后一次陪父亲住院,当时他因为发烧胸闷,出不来气,被哥哥紧急送进医院的,我在单位请了20天假,回来陪他。这次回来,父亲已经瘦得夹不住护士给的体温计了。但父亲依然坚持能做的事都自己来,跟正常人一样。只是有一天晚上又开始发烧,一度昏厥过去,我一整夜守在他床边,给他擦拭降温,看着他痛苦呻吟的样子,我心如刀绞。第三天,父亲又奇迹般的好了过来,还让我搀扶着他一起去楼下吃了些东西。过了些天,慢慢又恢复过来了,父亲还和病友们调侃自己,说阎王不收他,去转了一圈他又回来了!

接下来,父亲恢复得还不错,虽然身体还是虚弱,但能自己照顾自己的日常生活了。半个月后,医生告诉父亲可以出院回家了。但父亲第一次说,这次还想再住几天,再休养休养。又过了几天父亲总是询问我假期到了没,我没直接告诉他,就说住多少天都没事,我能续假。但父亲说别因为他耽误了我的工作,第二十天的时候,父亲坚持要出院,让我买票赶紧回天津。

回来后,我也一直担心着父亲的病情,经常打电话让他一有不适就赶紧住院。但后来听母亲说的才知道,他其实一直都不太好,为了怕我们担心,也从未告诉我们真实情况。这次住院回去后,父亲心脏衰竭得已经不能走多少路了,外出只能坐在轮椅上。但父亲和我们通电话的时候,还是在操心这个,操心那个。我一直想着,等我十月一日假期,再请些假陪父亲去住院。

2019719日星期五下午,收到哥哥的信息,说父亲状态不太好,发烧说糊话。我当时想应该和上次发烧一样,烧退了就会好一些。于是准备换完车胎,带着全家人一起回去看看父亲。

周六和妻子一起请完假,收拾收拾两个孩子的东西,已经是中午11点了,带着一家老小,从天津出发,一路上也没怎么休息,就在快到安徽界的一个服务区吃了一顿正式的晚饭。吃完饭我们接着赶路,一道上两个宝贝都很安静,小宝才四个多月,抱在怀里大部分时间也都是自己在睡觉,1940多的时候,她突然放声啼哭,妻子怎么哄也没用,哭了足足二十分钟才渐渐停下。后来每次回想起,我都感觉惊奇,二宝放声大哭的时间不正是父亲弥留的那一刻嘛,难道真的是父亲和二宝有心灵的相通,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巧合呢。

二宝哭完,没过一会妻子她们陆续接了几个电话,也嘤嘤的哭了起来,因为在开车,她们说话又很小声,我恍惚间听到好像在说老爸走了。那一刻,因为激动,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巨大的悲痛让我控制不住号啕大哭。她们一直提醒我要好好开车,我才强打精神,任由眼泪不住的流淌,一路上,我们风驰电掣,到家仍然是夜里11点多了。

车子一停,我便不顾一切的冲进家里,父亲已经从医院拉回来了,静静的躺在床板上。我扑通一声跪在父亲身旁,他们帮我揭去了盖在父亲脸上的黄纸。父亲安详地闭着双眼,微微张开的嘴唇像是在跟我诉说着什么。我轻轻的拉着父亲的手,跪俯在他的身上,抚摸着他的脸庞,他仿佛只是睡着了。

他太累了,为了子女清苦的过了一辈子,临走前,还在叨念着操心,不放心这个,不放心那个。我不相信父亲就这样离开了我们,更悔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启程,起码还能看上他老人家一眼。听哥哥说,父亲临走前还在问我们回来没有,他想看看他的“大眼睛”。每次和父亲视频的时候他都这样叫二宝。

第二天上午,我和哥哥一起去给父亲整理坟地,这块地是父亲生前就相好的,那是一片很小的山包,父亲当年种的竹子已经长满了半边山。坟场就选在了那片竹林的向阳面。突然我在离坟地四五米远的地方发现一棵野生百合,足有一人多高,茂盛的叶片碧绿油亮,顶上怒放着三朵淡黄色的大百合花。我很意外,竟然没被别人采走,因为现在野生百合太稀少,我也好多年都没有见过了。哥哥说,父亲离开的那天下午,一直在说胡话,当时还说过他喜欢花,要给家里多放些花装饰一下。

于是那天我给那三大朵百合花带了回去,放在父亲灵前。也许冥冥中这是上天赐给父亲的礼物吧!

气质高雅的百合代表了圣洁复活,父亲八十年的人生,就像是这棵野生百合,一辈子高雅纯洁的生活着,虽然孤独朴素,却独自傲然绽放着,留下的只有阵阵淡雅的轻香。

愿我敬爱的父亲在天堂,拥抱着百合花,安息!

 

 

 

                                                                           201996日于天津


作者:青春划过地平线 录入:青春划过地平线 来源:原创
  • 上一篇:永远的初心一《梁家河》读后感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